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長篇』晨星(10/22新增第七章)

本帖最後由 夜湘羽依 於 2012-10-22 21:32 編輯

5/17 楔子、章一    1F
5/19 章二    7F
5/26 章三 9F
6/22 章四   13F
6/24 章五 19F
8/31 章六 27F
《楔子》

天空,還有星星在閃爍。
女孩伸手,像是想抓住他們般。
卻又放下手,她嘆息。
「失落的晨星,會何會感到悲傷呢?」
一個巨大的陣式拓展開來,身後的森林在剎那間消失殆盡。
「對不起,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章一》

「你們沒有權利,你們也更不是萬能!」無數雙手伸出鐵籠,數道聲音哭喊叫罵著。
「吵死了,通通給我閉嘴!」一身白的男子怒吼一聲,一道白光罩進籠子裡。
突然間,聲音停止了,原本的吵雜變成了寂靜。
「實驗就該等死。」男子露出微笑。

夜晚的庭中,瓦爾蒂娜獨自坐在草坪上,突然的動靜令她猛然回頭,一個長相清秀的男孩有些不穩的走向她。「皓月,又睡不著了嗎?」男孩點頭。
他安靜坐在瓦爾蒂那身旁,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姊姊對自己的過去知道多少?」
「怎麼突然問這個?讓我想想……基本上來這裡之前的記憶是完全空白的。」
「為什麼?」皓月又問。
「不知道,好像是有人故意擋掉的。據說如果找到打開記憶的鑰匙我就會消失還怎樣的。」
「唉?」
「不說這個啦!明天我們去市集吧!」瓦爾蒂娜只想到自己的點心沒了。
「好啊!」聽見這個建議皓月的眼神充滿了期待。

聖約市集,這裡可能是買東西最好的地點。市集的佔地面積廣大足以容納下一千多家的店鋪,能移動的攤販更不用說了。裡頭的商品應有盡有,簡直就像物品集中區。
「煩耶,在哪裡啊?」瓦爾蒂娜拉著皓月的手四處張望。「弟弟你還記得嗎?」
「星期天的話好像會在中間的地段吧?」
「果然是常客,記得可真清楚。」一個男聲從他們身後傳來,是個帶著爽朗笑容的少年。
瓦爾蒂娜和皓月有些驚訝的望著他。
「夢芽會在這裡就代表某怪怪人士也……嗚哇!」一隻冰涼的手突然放到瓦爾蒂娜的脖子上。
「蒼漠雨大人小的知道錯了所以把你的手拿開好不好?」
那隻手的主人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如果我說不好呢?」
「我說啊,你再不放小心這裡可是有光球準備丟過去喔!」聽夢芽一說,就會發現皓月的四周像是在冒火一樣。蒼漠雨一放手,他的表情又恢復成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
「嗚哇弟弟!」瓦爾蒂娜立刻撲到皓月身上。
「我可以去找老爹了嗎?」皓月口氣聽起來有些憤怒。
光是想走完整個市集,可能就要花上兩個小時。
「為什麼夢芽你會來這邊呢?」皓月問。
「中央一直都在開會,閒閒沒事做,而且主子也說要讓我們休息。聽說他們想把北邊的嗜血森林吞掉的樣子。」夢芽一副「我閒爆了」的樣子,蒼漠雨則是一副「是他在閒我只是陪他的」的樣子。
「吞掉能幹嘛?」瓦爾蒂娜好奇的問。
「嗜血森林一直以來就是聖約帝國最大的外患。如果在這時將森林據為己有,該國的君主就必須聽命於帝國。不過要等到君主出現還不如自己派人為王。我沒記錯的話,他們現在的會議好像是要組成統合軍的樣子。」
「喔!有聽沒有懂。」瓦爾蒂娜雖然點頭但也不知道自己在點個甚麼勁。
「簡單來說就是將來應該會有戰爭之類的發生。」夢芽苦笑。
「到了!」望見一台排排都是裝滿餅乾糖果罐子的推車,皓月興奮的馬上跑過去。
被稱為老爹的中年男子望見熟悉的身影朝這裡奔來,開始低頭包東西。
「皓月弟弟,我想想,一定又是琉璃糖對吧!」老爹遞了一個牛皮紙袋給皓月。「噢對了我還放了一些你姊姊喜歡蝴蝶餅。」
「我知道了!謝謝!」皓月從口袋掏出了幾枚銀幣,放在推車的平台上就蹦蹦跳跳的回到了瓦爾的那他們身邊。「好了目的達到了!」他馬上將一顆糖含在嘴裡。
走了好一大段時間才回到市集入口,他們決定在這裡分別。
「真的不來我們家玩嗎?」瓦爾蒂娜的表情有些失望。
「下次吧!我們也得回去才行。」夢芽輕輕拍了幾下她的頭就和蒼漠雨往中央帝堡的方向走。
「我們是不是忘記了時間的問題呢?」目送他們離開後,瓦爾蒂娜突然平靜的說。

「小姐、少爺你們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管家威廉慣性推了有些下滑的眼鏡,一臉正經。
「報告!十一點五十九分!離午餐還有一分鐘!」瓦爾蒂娜和皓月也都直挺挺的站好。
「我真佩服你們居然能在這種時間到,好了快去吃飯吧!」
「是的班長!」前一秒還站的好好的,下一秒馬上用跑的跑向飯廳。
「唉,真拿他們沒辦法,這樣我要怎麼跟夫人交代呢?」威廉無奈的嘆氣。
「但你不覺得他們可愛的地方不就在這裡嗎?」一旁的女侍茱莉亞拍拍他的肩膀。

夜晚,瓦爾蒂娜站在自家的草坪上。
「怎麼了嗎?」熟悉又溫柔的聲音傳來,一名女子站在她身後。
她是蘭斯頓的現任當家晴舞蝶.蘭斯頓,皓月和瓦爾蒂娜的媽媽。
「歡迎回家。」瓦爾蒂娜說。「昨天跟皓月聊到一些事讓我很納悶,假如說我找到了尋回記憶的『鑰匙』,或許我會消失。如果那天真的到來,叫皓月不准哭,因為有一個人會完全代替我。」她稍微蹲下身,做出準備跳躍的動作。
「我知道了,要走了嗎?」
「嗯,今天換我巡夜了。」
下一秒,地上只留下一個腳印。

「但或許……也只是我瞎操心而已?」


- - - - - - - - -

不忍說自己一直在改是安怎安怎
好啦(抹臉
文筆這種東西我會努力加強他的(哀桑
嗯、然後下章是甚麼是秘密(那就不要提
3

評分人數

♦ 或許,我會是你的弄臣,但我不會是你永遠的僕人。 ♦

晨星

然後呢?之後呢?
文呢?(滾

還有= =+歡迎回歸(不是人家回歸很久了

TOP

回復 2# 凌燃


    然後當然是要等我打上來啊www

回歸很棒有沒有(沒人懂
♦ 或許,我會是你的弄臣,但我不會是你永遠的僕人。 ♦

晨星

TOP

喔喔喔湘湘寫的讚

我喜歡 茱莉亞 大姐姐 ( x

TOP

回復 4# 蒼颯翔

那你要不要讓茱莉亞大姊姊抱一下OA<
茱莉亞表示:咦咦?可以嗎?你不怕骨頭碎掉嗎?(等等
♦ 或許,我會是你的弄臣,但我不會是你永遠的僕人。 ♦

晨星

TOP

快點快點!我要看下一章XD(掯
我想要看皓月弟弟哭這樣(告非
永遠最愛白色ミ☆

TOP

《章二》

廣大的會議廳,各部族長老齊聚一堂。
「一個月後,開始接收原嗜血森林根據地。」聖約帝國的統治者雷克斯.哈爾頓在公文上簽名。「沒有異議的話,請在一個星期內將兵力集結完成,並到中央競技場進行分配與訓練,會議到此,解散。」在「解散」一詞落下時,會議廳四周的門全數打開,過沒幾分鐘就變得空無一人。
走道外,雷克斯跟在一名男子身後。
「白凝大人,可真要留下幽華玄林?」他問。
男子停下腳步,轉身對著雷克斯。
「幽華玄林現在可是處於分裂的狀態,且況我只對他們的禁術有興趣而已。」男子一臉從容的回答。「不過雷克斯啊,雖然你是父親大人指派轉世來的,但畢竟現在你也是個王,對我不用大人來大人去的。」男子身後漸漸浮出一雙白色的羽翼。
「習慣改不掉啦!」雷克斯不好意思的搔頭。「大人慢走。」
「就說別加大人了,自己多保重。」張開雙翅,男子飛向天際。

※         ※

聖空月學院,原是一所女校,但近年來將性別限制解除,在這之後湧進了一批新生。唯一的法則就是「一旦出了校門,學生在外的所作所為就跟學校毫無關係,也絕對嚴禁學生在外做出有損校譽的事,否則後果自負。」雖說只有這麼一條,但學校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總讓人不敢輕舉妄動。
聖空月也有自己的鬥技場,平時供上課使用,下課則開放給學生自由利用。
學生最期待的應該是鬥技課,因為他們能穿上自己平常的衣服。但他們也最不希望上這堂課,因為不是贏,就是自己受傷敗北。
「七班的瓦爾蒂娜.蘭斯頓和十六班的皓月.蘭斯頓請上前。」負責的老師──夜月有些訝異的望著剛抽出來的籤。
「光榮在此。」面對面的兩人同時將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
這是在這裡的規矩。
「我不會手下留情喔!」瓦爾蒂娜單手收在背後,像是握住了甚麼。
「一站上場就沒有親情可言。」皓月則是垂著手,但手上似乎還醞釀著甚麼。
「預備!」夜月自己也退到觀眾席上。

「三……」

「二……」

「一……」

「比賽開始!」
一顆光球迅速落下,在地面上激起了一片黃沙。
黃霧中只能隱約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兩個人影衝了出來。一個是雙手交叉在胸前握著匕首向後跳的瓦爾蒂娜,另一個則是緊追在後,手裡握著由光形成短劍的皓月。
「碰。」皓月小聲的說,手裡的短劍又分裂成光球。
「甚麼?!」瓦爾蒂娜的腳才剛碰到天花板,分裂的光球全部聚集在她腳旁,瞬間引爆。
就算因為爆炸讓腳灼傷,但她還是趕緊向前跳,一手勾住皓月的脖子就往地上摔。
「唔!」皓月坐在地上,神情有些痛苦。
匕首掠過他的臉叉在地上,瓦爾蒂娜走了過來。「要不要認輸呢?」
「不可能的。」他的語氣中充滿了自信,手一比,又有光球在瓦爾蒂娜的四周凝聚。
碰!所有光球一併迸裂,地面上又激起了黃沙。
「同招是對我沒用的,親愛的。」冰冷的聲音出現在皓月身後,瓦爾蒂娜站在那裡,手中的匕首頂著他的脖子,但皓月感覺到的卻不是她。四周的空氣也跟著變寒冷,危險的氣息像他襲來。
「我認輸。」他決定還是這麼做,再比下去,或許自己會因此沒命也說不定。待到冰冷的感覺消失後,他才敢站起身。
「這場由瓦爾蒂娜.蘭斯頓獲得勝利。」夜月在評比表上寫了幾行字,又從籤筒裡抽出兩支籤。
兩人再次面對面,互相握手後,就朝各班級所在的休息區移動。

「瓦爾蒂娜好厲害喔!」蒂芙娜對她投以羨慕的眼神。「我都不能上場。」
「你如果上場學校會被你轟炸掉的。」瓦爾蒂娜差一點就要把水噴出來。
「在妳把風盾學好之前丟休想上場了。」蒂芙娜的姊姊雪玥朗不禁嘆氣。
「哪有這樣的!」蒂芙娜不甘心的說。
「好了,記得讓它保持乾燥。」希蕾雅在幫瓦爾蒂娜包紮傷口時不停叮嚀。
「好、好。」瓦爾蒂娜有些敷衍的回答。

「七班的道光琳和十六班的夏夜請上前。」夜月的聲音似近似遠。
瓦爾蒂娜的眼皮變得沉重許多,她漸漸合上了眼睛。「糟糕……」

又是那個夢。
一片空白,卻又傳來許多尖叫聲。
還有鎖鏈拖行的聲音。
「其他人都放了吧!成功的實驗品我只需要她就夠了。」一個聲音說。

當她從夢中醒來時,已經是好幾場比賽過後了。
- - - - - - - 
唔喔終於打完了!!(歡呼
原本還想說會不會打很久(不你真的打很久
好啦希望你們會喜歡(茶

回復 6# 清流
我覺得他聽到你說這句他會哭不出來(?)
♦ 或許,我會是你的弄臣,但我不會是你永遠的僕人。 ♦

晨星

TOP

看到了看到了~!
皓月弟弟你傷心但沒哭 咱要看你哭啦──!(喂你
還是說他在醫療室哭? (掯
永遠最愛白色ミ☆

TOP

《章三》
幽華玄林是在星火草原西方的一個大國,幾千多年前,花靈族無故攻擊木靈族,最後導致雙雙建國互相對持至今。而被夾在中間的草靈族早在那時已不幻化為人形,一直保持中立的狀態。
「妳來我家做甚麼?」擁有一頭藍綠色秀髮的少女手環胸無言的望著兩名訪客。
「有事問妳家大哥。」瓦爾蒂娜頭一次在少女面前擺出嚴肅的表情,又應該說,她不像是「真正的」瓦爾蒂娜。少女的身分,是由木靈族所創的「鬱蒼國」的楓霜公主──蒼琴黎雨,也是瓦爾蒂娜在一年級上學期的同班同學。
「找我?」一名少年出現在大門口,手中還握著長柄刀。
「中央又在策畫甚麼了對吧?」瓦爾蒂娜劈頭就問。
「……」少年不語,畢竟中央要出兵的事是有機密性的軍事行動。
「果然是的。」瓦爾蒂娜盯了少年一會兒,最後還是嘆氣。
「姐姐。」一直沒有出聲的皓月在這時拉了一下瓦爾蒂娜的手。
「就這樣,我要回去了。」瓦爾蒂娜轉身就拉著皓月走人。
「晏哥不告訴他們嗎?」另一名少年出現,這兩名少年,一個是王位繼承人──雪影晏,一位則是二少主──蒼琴凝月,黎雨的雙胞胎哥哥。
「我國並沒有參加那場行動,而且我想他們早就知道了。」

一邊吃著飯,瓦爾蒂娜的臉上掛著不滿。
「我要滅了她全家。」她不停重複著相同的話。
「好了啦!」皓月也滿是無奈。
「小姐,吃飯時間請不要碎碎念。」威廉一說,瓦爾蒂娜馬上安靜了下來。
突然,茱莉亞快速地跑過來,在威廉耳邊悄悄說了些話。
「出兵時間改到兩星期後。」他低聲呢喃。
見威廉的臉色沉了下來,皓月和瓦爾蒂娜疑惑地看著他。
「看來夫人暫時不會回來了。」

※          ※

同一幫人再度回到會議廳,各個手上都拿著一疊資料。
「夫人,過幾天學校應該會放假吧?」星火草原的首領光耀.查爾斯.魯本在一堆紙中抽出行事曆。
「是這樣沒錯。」晴舞蝶將堆積成山的資料隨便分成三等份,然後再一一檢查。
「我想趁這時候去看一下皓月。」光耀有氣無力的趴在桌上。
「那就去吧!」晴舞蝶絲毫沒有猶豫的回答。
「真的?」光耀不敢置信的爬起來。
「嗯。但是如果你再這樣無所事事不幫忙的話就不可以。」
「請各首領將整理好的名單交給各統合軍將領。」雷克斯前站了兩男三女,全部身穿軍服。
「雖然是不必犧牲部下性命的戰爭不過好麻煩。」灰狼族的首領--銀和青狼族的首領--靖兩人仰天靠坐在椅子上,在他們說出這句話時,他們的身邊各有銳利的眼神瞪了過來。
「麻煩甚麼?還不是我們在用的?」一男一女同時說。
「參謀長大人們同步了。」銀和靖又同時說。
「同步個頭!」青狼族的參謀長--武熀一拳就往靖的頭打過去。灰狼族的參謀長--犽則是一直瞪著銀。「老婆大人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感覺到殺氣的同時,銀馬上坐直,看到這樣,犽的眼神才緩和些。
好不容易才將幾千多名士兵編成三大隊,三名將領都顯得疲憊不已。
「明天,就在這裡練,懂了嗎?」身材最為高大、壯碩的男子說。
※   ※
瓦爾蒂娜站在較高的屋頂上,手中唸唸有詞。
「到底是哪家的混帳跟我換時間的?」仔細望著街道,確保一切的安全,這是身為巡夜人的職責。他們由各家的長子或長女組成,奇怪的事,他們不曾見過彼此,一切行動都由「中央」來發號施令。一開始,他們會收到一封黑色的信,裡頭裝著代表巡夜人的徽章、任務還有任務執行的時間。在這之後除非有事不然不太能會再收到信。很不巧,在從幽華玄林回到家後,瓦爾蒂娜房間的桌子上就擺著信。原本應在這天巡夜的人請假,要他代替一天。
「算了,能補假就好。」
一個白色球體從她身旁飄過去。
「咦?」她追了過去。
但在街道的轉角,球體又消失了。隨後,從遠處傳來了鐘聲。
「怎麼一回事?」她的身體無法動彈。
沙沙……沙沙……
夢裡的鎖鍊聲真實出現,冰冷的鐵環扣在她的脖子上。
有一種說不來的熟悉感,令人畏懼。
「該回去了……」
「每一個鎖都有屬於它的鑰匙……」
「會找到的……」
「你不是消失,而是歸來……」
聲音不停回盪著,最後交雜在一塊,卻字字句句清楚的傳入她耳裡。
「我聽不懂啦!」瓦爾蒂娜大叫一聲,四肢的知覺一恢復就馬上往前跑。脖子上冰冷的感覺也消失了。
「什麼莫名奇妙來著?」回頭看了一下,那裡甚麼也沒有,只是一條普通的小巷。
「算了回去睡覺吧!」一定是自己累了,她是這麼覺得。

純白的世界,這裡是天行者的根據地──空城。
「嗯?看來會有有趣的事發生囉?」白凝面前的水晶球浮出了一些影像。

- - - - - -

其實幽華玄林是怎樣的國家我不知道耶(喂
這個還要問同學整個好麻煩(望遠
好啦反正就......嗯!就這樣吧!(不負責任


回復 8# 清流
他不會哭的!暫時應該不會!應該是這樣!(應該?
♦ 或許,我會是你的弄臣,但我不會是你永遠的僕人。 ♦

晨星

TOP

本帖最後由 清流 於 2012-5-26 23:09 編輯

回復 9# 夜湘羽依

我該畫畫地圖了(看著地名

是說夜湘……
銀和青狼族的首領--靖兩人

你的"銀和"是真這個"銀和"嗎?

戰事越來越近了,好緊張,結果到底會如何?
還有那個鐵鍊是怎麼回事?XD SM? (不你
永遠最愛白色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