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短篇』盼望救贖。(8/14短篇完)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8-8-15 09:01 編輯

「請問,能帶我離開這裡嗎……」
紅傘少女已經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問這個問題。
「……」
然後,又一個行人的沉默,加快腳步走離。
「為什麼……」
她明明,只是想要一個救贖而已。
  
馮陌薇的家境並不富裕。
她三歲那年,母親和別的男人私奔。
從那之後,父親也總在外面拈花惹草,常常都凌晨才回家,中午一到就又出門。
直到十一歲那年,父親死於酗酒。
如今她不過十三歲,卻連一位親人都沒有。
親戚們、叔叔阿姨早聽說父親在外面欠下鉅款,早已與家裡斷絕往來,他們甚至不曾知道父親的死。
也罷,反正不是什麼值得懷念的人。

「陌薇!」
一道男聲傳入耳裡。
這年馮陌薇十四歲。
「怎麼了?」
「今天要不要一起吃蛋糕慶祝生日啊?」
她從來不曾為自己慶生。
「嗯,謝謝胤捷。」
馮陌薇牽起廖胤捷的手,走離校門。
廖胤捷大她一歲,是國三的學長。
兩人一直以來都是鄰居,只是從一年前開始,兩人的互動才逐漸變多。
直到現在,兩人交往。
沒有太多的甜言蜜語,可卻無比幸福。

「生日快樂,陌薇。」
廖胤捷待馮陌薇許完願後,這麼說道。
「謝謝。」
第一個願望,是她希望廖胤捷可以活得精彩。
第二個願望,她希望自己能夠更加勇敢。
「對了,陌薇,這個送妳。」
廖胤捷拿出一條手鍊,鐵製手鍊上頭掛著一顆紅色假寶石。
然後他亮出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也戴著同款的藍色假寶石手鍊。
「好漂亮!謝謝胤捷。」
「這個就當作是信物吧!」
他滿意地反覆望著她手鍊上的那抹紅。
「嗯!」
「或許有一天,在熙攘的人群裡我們總會走散,但只要信物還在,我們就能夠找到對方。」
他笑了,那抹笑雖輕,卻已劃過她記憶的最深處。

「陌薇,明天妳可不可以去十字路口那邊的公車站等我?」
馮陌薇十五歲,廖胤捷這麼問她。
「怎麼了嗎?」
「去了妳就知道了啦。」
她沒有再過問,只是輕輕點頭,「了解。」
「欸?我還以為妳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什麼時候那麼做了?」
「呃……常常不是嗎?」
「那個,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沒事沒事。」
  
翌日早晨,十點鐘,馮陌薇準時赴約。
她等,廖胤捷卻遲遲沒有來。
下雨了,她撐起大紅色的傘,走到十字路口旁的人行道上,偷眼往遠方瞄去,看看有沒有他的身影。
沒有。
她轉過頭,正想走回公車站牌處。
但後方卻傳來震耳欲聾的煞車聲。
下一秒,她感覺到劇痛,整個人被輾進車底。
然後她眼前一黑,耳邊只殘存他的話音。

「馮陌薇,我喜歡妳。」
  
那天,馮陌薇再也沒有清醒。
那天……不,或許她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天廖胤捷根本沒去赴約。

「那個啊,聽說十五年前的一個雨天,那個路口發生聯結車輾過國中女生的車禍,在那之後,每個陰天或下雨天,經過的行人總會看見一名大約十五歲的少女撐著傘,逢人就問可不可以帶她走。」
「欸?真的喔?」
「嗯,好像真的是那樣呢。」

馮陌薇絕望地望著對街走過的一對情侶。
為什麼呢?都已經過了那麼久,她卻無法解脫。

「或許有一天,在熙攘的人群裡我們總會走散,但只要信物還在,我們就能夠找到對方。」

……
你在哪裡?胤捷,你在哪裡?

那年,那顆紅色假寶石混雜在她的鮮血中,好似早已知道她的命運般,閃耀著絕望。
那一年,那一天,她始終沒有等到他。

忽然,那對情侶的腳步停下,男的隔著一個路口,筆直地往她看去。
「怎麼了嗎?」
「……沒事。」
男人轉身牽著女友繼續走,馮陌薇很清楚地看見,
那個男人手上也戴著一條銀色手鍊。
「呵……」
她的嘴角輕輕上揚,一股酸楚難以褪去。
直至那顆銀色手鍊上的那抹藍消失在視線,她都再也未曾回神。

她早該知道,那只不過是一場對他來說早已逝去的夢,沒有太多在乎,也沒有太多執著。

「第三個願望,我希望我和胤捷可以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如今,她再次想起那年生日所許的願望。
她終於意識到,自己是如何可笑。
  
「請問,能帶我離開這裡嗎?」
已經更加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問了。
為了等一句答覆?還是為了再一次遇見那個人?又或許是不想再被困於這裡?
她已經不知道了。
「馮……」
忽然,她再未去正眼看過的路人忽然說出了她的姓氏。
總覺得已經不習慣了。
「……好。」
此時,她終於看向那路人的臉。
雖然不如以往那樣熟悉,但她很清楚那是誰。
  
「……胤捷。」
  
她終究,是等到他了吧!
她最後一次正眼望向那個人。 
最終化作煙雨,從那人的眼前,消失無蹤。
輕輕地,輕輕地。
2

評分人數

在終於遇上愛人的那刻,終於解開了心結……… 感人啊
信物就是他們倆一直以來都對方的信任和愛,所以才一直跟在身旁吧
這個意境我喜歡<<

是說潛水超久的,好久沒上來了(無奈笑
野櫻大大的產量質素還是那麼高啊………
人不跌倒,就不能起來

TOP

回復 2# 櫻雪蘭

嗚嗚嗚雖然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胤捷當年沒去赴約可是這結局我覺得還可以qwq
至少最後再次相遇的時候,馮陌薇真的真的,等到了他;即使晚了十五年,卻依然感到幸福。
是啊,正因為是當年信誓旦旦說好的信物,那個人不在時終究也只能把思念掛在信物上,寄托著哪天能夠再次見面。
嗚哇謝謝喜歡QWQQQQQQQQQ

我有時候不想面對什麼的也是一直潛水無限循環OTL
嗚嗚因為要是幾天不寫個東西我真的會忘記手感,總覺得我有時候真的是平凡得粗俗。
然後找手感之路寫出來的東西真的是連自己都慘不忍賭呃啊啊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