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長篇』我和你。(07/31 一章完)

很高興,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地位。
然而我們只能夠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見面。

丟傘的女子,逐漸消失在雨中。

「奇、奇怪……剛剛有誰來過嗎?」
遺留下來的紙傘、完整的花束還有一件漂亮的櫻色和服。


01.

「為什麼妳不離開這裡?」還是小男孩的他意外的在某一次下雨天,借了她家躲雨。

「下雨天我不能淋雨啊。」她說。「要是淋雨的話我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呢。」

說的雲淡風輕,那是因為她不畏懼死亡這件事情。

早在出生開始,她就知道她和別人不一樣。


身體一碰雨水就融化,持續不管的話就會消失。
年齡就算增加了外表也不會有任何變老的樣子,她已經維持這樣一千年了。


鮮少會有人路過她家門前,或許是因為都市開發的關係吧,她家週遭的樹林也逐漸消失,也才會在某一天,遇見了這個還在就讀小學的男孩。

記得那天下著大雨,那個男孩被雨淋的相當狼狽,就這樣跑到她家門前躲雨。

「回家吧,小弟弟。」說。「這把傘給你。」

「姐姐是誰?」翠綠色的眼眸眨呀眨的,有些懵懂的接過那把紙傘。「為什麼要幫我?」

「我是誰不重要,你趕緊回家吧,回去的路上不要回頭了。」

就跟傳說故事一樣,爺爺、奶奶總說過有一條路是不許回頭的夜巷,可是他不怎麼怕過這個故事。

那個姊姊擁有一頭櫻花色的長髮,漂亮的粉眼總讓他覺得很美、很美,那種感覺好像是下凡的櫻花之神。

「我要是回頭了就看不見姊姊妳嗎?」

「也可以這麼說。」淡淡的回答。「回家去吧。」

最後小男孩拿著她的傘如期的回家,她一個人看著沒有人來往的街道。

「感到孤獨嗎?禮。」

「不會的。」她搖搖頭。「那個男孩還挺可愛的,不過……他是人類不應該來這裡的。」

「禮醬還是一樣替人著想,不過那個小男孩感覺對妳很感興趣?」

「大概是因為沒有人這樣對他吧?」

其他聲音這樣告訴她,然而禮對那個男孩並沒有太多的記憶。


接下來那個男孩拿了那把傘回來歸還給她。


「不是說不用還我嗎?」禮看見他覺得有點煩躁,她不是很喜歡被打擾到這麼悠閒的時光。

「可是、可是媽媽說過要回給姊姊。」其實母親根本沒說過這件事情,只是他為了再見這個姊姊一面的理由而已。

「行,進來吧。」門沒有關上就這樣讓他進來。

簡簡單單的房子裡並沒有太多的東西,普通的和室還有普通又簡單的裝飾,這種感覺比爺爺家還要有一種歲月的味道。

「姊姊一個人嗎?」

「不要姊姊、姊姊的,我叫做禮。」她邊說邊倒了一杯茶。「對你來說這個茶可能有點苦,小心燙。」

「謝謝禮姊姊。」

「門口的牌子應該有寫羽深吧。」

她叫做羽深禮,從小到大就是一個特別的人,說人也不太對、她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漂亮的妖。

「那、那……羽深姊姊?」

簡直都要瘋了,不是說不要叫姊姊嗎?


02.


羽深禮從來沒怎麼踏出這間房子,這幾百年來都是。

打破這樣的規則是那個七歲大的小男孩,然而現在他已經是一個父母拉不住也管不動的孩子。

一言不和就開打,是他的選擇。

「我說……你怎麼又去打架了?」邊替對方擦藥邊說。「外套好好的都弄破了,不脫下來嗎?」

「禮。」

「嗯?快點,不要脫的話就趕快回家,別讓你父母擔心。」說。

有時候都會覺得禮比自己的母親還要嘮叨,不過他並不是那麼在意。「父母工作,沒時間管我。」

「少說這種話,給我乖乖的。」禮一邊說一邊看著他。「都要是一個大人了還這麼任性。」

「禮。」

「怎麼了?」

「妳說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有人讓妳心動過嗎?」

「老實說我活了這麼久還真的沒有。」

「真是可惜。」

「怎樣?你要來試試看嗎?」羽深禮微微一笑得看著他。

只見那個少年笑說了一句話。


「要是妳也為了我心動,那麼代表我成功了吧。」


03.

羽深禮從信箱裡面拿到了一張卡片。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啊……」她不是很常在注意時間,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怎會記得現在是幾年幾月?

「禮醬是不是想要去看看那個小男生?」旁邊的幾個好奇探頭,開口問她內心的感覺與想法。

「他已經不是小男生了,是一個獨當一面的男人了。」說。

丟出的那張卡片是結婚邀請卡。

「禮醬要去嗎?」

「不會。」她一口回絕,並且把那張卡片裡頭的文字以及照片抹除。


全都記在自己內心深處與腦海中。


「好可惜……還以為禮醬要去,要是去的話……」

「別說這些了,不會有結果的。」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就算相戀了也不會開花。

那麼,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果斷的回絕,這才是對他們兩人都好的結果。

「禮醬也喜歡他對吧?」

「嗯。」她點點頭。


「妳說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有人讓妳心動過嗎?」



他曾經問過的問題,其實羽深禮老早就想過了。

正因為那個人是你,才不能承認。


「禮醬好可惜呢。」


04.


最初的結果並不是結果。

羽深家某天門鈴就這樣被按了下去。

「請問是……?」並沒有看過這個女孩子。「妳找誰?」

「請問羽深禮小姐在嗎?」

「我是。」

「我叫做西井茜。」她說,禮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一點點的不一樣。「這是我父親要給妳的,他說只要給妳就會知道了。」

「給我?」她活過這麼久的時間,有印象的西井只有一個人。


就是西井仁。


「那妳父親……」茜的身上總能多多少少看見西井仁的影子,大概是因為他們是父女吧。

「他已經死了。」說。「為了保護我而死。」

「我知道了……謝謝妳。」她接過那一整袋的書。

滿滿的筆記本全都是西井仁用來記錄生活以及思念羽深禮的,看不出來原來他是這麼一個感性的人。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見禮,感覺她不希望見我一面。
禮是不是很討厭跟人相處,之前有個婆婆說過禮一直都是一個人。
我希望她不是一個人,我會跟著她一直到我無法繼續陪伴的時候。
我喜歡禮,可是她似乎不喜歡我,沒有什麼心動的感覺。
我結婚了,她沒有來,我失望的事情是他不來祝福我,為什麼?
我告訴茜,其實我有一個秘密,未曾說過的秘密。


「禮,我喜歡妳。」


一個人在屋子裡看著筆記本的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內心的複雜心情,不自覺的看著外頭的景色。

藍天、白雲,她還在這裡,心卻不在。


05.


那一日,下著大雨。

一個人撐著雨傘,提著那些筆記本站在墳前。

「仁。」她鬆開提袋的那隻手,並且把花束放在一旁。「你看看啊……你寫的文字還有照片我都拿走了喔。」

她所擁有的能力是把圖文都轉化成自己的記憶。

「你快告訴我,你還在……茜她還需要你。」眼淚不自覺的掉落。

落入土裡的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她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妳說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有人讓妳心動過嗎?」


「你還在那一端等我嗎?」


女子丟下傘,逐漸因為雨水消失在雨中。
最後不見人影。


西井茜一手撐著傘、一手拿著花,有些意外的看著父親墳前的物品。
「奇、奇怪……剛剛有誰來過嗎?」


是一把遺留下來的紙傘、一束完整的花還有一件漂亮的櫻色和服。


(完)


後記//

如果可以,真的很希望不要再繼續做夢了XD(?
這篇其實想很久,無論是男女的愛情感覺或者是朋友感,其實都有。
但多一點還是愛情比較多。
最後結局的部分嗯,其實有兩種(?
可是還是選了其中這一種,每次都想寫兩種不同,但選來選去,還是會挑一種(#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2

評分人數

    • 白燐: 長篇創作毅力 + 10
    • 桑野櫻: QAQQQQQQQQ!!!人氣 + 15 毅力 + 2
沉迷他們的笑顏。

嗚哇QAQ我哭了QQQ
最後一段真的虐到QQQQQQQ,看到最後覺得禮碰到雨水就會融化的設定很棒QAQQQQQQ
仁所留下的那些東西真的都充滿了心意QAQ但可惜他最後走了......、
總之對這篇文文的感觸很深QQ,活了那麼久的禮,還有意外相遇而喜歡上的的仁......QAQQQQQ
棒QAQ!!!!!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回復 2# 桑野櫻
不哭、不哭(遞紙巾
謝謝你喜歡,其實這個不確定設定會不會怪,感覺上也有很多也可以(?
留下的是滿滿的心意跟喜歡,只是最後沒有辦法親手給她
長長的生活與人生總會遇到一個很喜歡或者無法放下的人,但有可能因為身分或者什麼關係就拒於門外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