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壽司 於 2018-7-30 23:00 編輯

原創繪圖:甜點擬人-櫻花水信玄餅

想把裙子畫的有透明感來表現水信玄餅的外貌
模樣則是個身高不高,但可愛身材還不錯的孩子(意思就是童顏巨乳)

真心話大冒險:近期最喜歡的作品
藥屋少女的呢喃這一部作品
原是小說,漫畫則有兩個不同老師所繪製的
是以中國宮廷推理為主線的故事,雖然主角是一位少女
也有帥氣男主的存在,但其戀愛成分沒有很多(還是可以看到男主吃醋可愛的一面喔~)
不過裏頭推理以及女主地個性使得這部作品十份有趣,也能看出當時后宮的爭鬥
強烈推薦兩部作品漫畫都要觀看,能感受兩位老師不同的畫風跟故事描述
小說也是喔!
1

評分人數

TOP

D8回報
原創文章:虎

  安崎一個人往深山處爬著,茂密的竹林錯落在路途中,地面因為連日的大雨而顯得泥濘,破舊的草鞋早已被潮濕的泥水給浸透了無數次。
  抬手再度抹去即將滴落的汗水,他抬起頭看向前方,遠方由竹子密集而形成的一片深黑隧道無限蔓延──在他四周,也逐漸沒有什麼光線了。
  他還記得踏出家門前,那些突然從廊門邊飛起的黑色烏鴉所發出的尖銳聲響。
  雖然那似乎非吉兆,但若要採到醫者口中能醫百病的靈藥,這條盡頭似被闃黑包裹的路,是必經之地。
  眼前恍惚有物體掠過的影子,安崎一愣,抬手揉了揉眼,見四周仍如剛才一般謐靜,不禁鬆了口氣,想著是自己走得累了,所以出現了錯覺。
  「──汝為何人?」
  倏然,一陣風颳起,一隻白虎四掌著地,湛藍色的眸凌厲地射向安崎所站之處。被突然現身的虎給驚著的安崎才想回頭,卻發現自己無法移動。視線向下探去,才明白自己的腿被不明的冰柱給凍住,無論他怎麼努力都難以掙脫。
  「──少年,回答吾,汝,為何人?又為何來此地?」白虎微微齜了嘴,腳掌稍顯用力的跺了跺地面,泥濘濺起,卻未沾染在其身。
  「我、我、我……你、你何能言、言……」安崎抖著腿,話難以拼湊完全。右手拎著的竹籃也因著顫抖而碰的掉落在地面上。
  白虎歪了歪頭,似乎對安崎的反應感到困擾。過了幾秒,牠踏著輕快的步伐到了安崎面前,伸出其中一掌,逕自貼上依舊抖著身體的安崎的額頭。
  白光熾然綻放,眩了眼也迷了意識。
  當安崎再度醒來,四周早沒了竹林,而是熟悉的破舊屋簷──依舊從沒補過的破洞裡持續地滲水。
  下意識捉緊手的同時,他發現籃子依舊被自己握得好好的,唯一不同的大概是,裡面裝滿了他未曾見過的冰晶樣物體。然他明白,那便是他所需之物──村裡那唯一的醫者同他說過的,唯一能治惡疾的藥草。
  「阿娘!阿娘!孩兒找到了、找到了可以……治好──」他忽然坐起,繼而起身奔跑在狹小的空間內,卻倏然發覺空氣裡靜得過度,宛如沒有人息。
  
  他又怎麼曉得,那趟路,花得並非尋常人間流逝之時間。那被定住的幾秒內,人間早已過了數年,於是,哪怕白虎直接予了他藥草──一切早已人事皆非。
  唯一能慶幸的大抵只是,那早已不堪曝曬的家,還立在原處迎接他回來。
  「──少年啊,吾不助人,只作吾認為該做之事。」
  嚎啕哭著的安崎,聽不見遙遠的、白虎那對他所言之語。
  
真心話大冒險:近期最喜歡的作品。
近期最喜歡的作品……其實我得承認一下我很久沒好好看些小說什麼的,動畫大概就一堆劇場版。因為不清楚到底界定在圖還是文字,所以我就動畫跟小說各擇一了。
小說的話,就是虛淵玄《Fate/Zero》這一部。但其實動畫我也很喜歡,但個人更偏愛小說版本內部對角色內心的描寫。雖然有虛淵大概就有胃藥,但我是那個吃得很開心的M嗚嗚嗚(對虛淵玄老師的作品好像都這樣,我覺得我大概沒救了)
動畫我也說一個好了:近期刷了兩次的名偵探柯南劇場版「零的執行人」。雖然柯南裡我不是安室本命,但我很喜歡這次關於正義的題材,也特別喜歡福山雅治唱的主題曲。

讀書心得: 『短篇』未能傳遞(4/21一章完),作者—影山深映。
其實這篇讓我聯想到大考,只是最後那個門打不開的緊要關頭……我很歪的想到是考前跑去上廁所結果出不來的悲劇(很歪)
雖然短但是那個一開始信心滿滿最後悲劇的反差好好笑(沒品)

其實覺得天數好像哪邊不對,原本以為是自己算錯但好像沒有啊,我落的應該確實是第七天。
然而剛剛看到今天剛發的新任務是D8任務?我困惑。
說一下文章那邊,其實很趕加上字數不夠所以背景沒寫很明顯,希望這樣有過啊啊啊(頹
剛剛打完留言為了確認天數結果不小心整個留言沒了(。
補充最後,文章我想寫的是精怪的我行我素,牠給了少年藥草,但卻不管那是不是來得及用上。
我想寫的,就是不惡也不善的中立感。看過太多要不極惡、要不極善,所以選擇讓白虎(虎精)依憑自我去做事,而不去管別的。因為在我認為,應該還是有些精怪並不理解凡界、不理解那些人類的羈絆情感。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將近壓線了啊啊啊啊!
1

評分人數

TOP

本帖最後由 影山深映 於 2018-7-30 23:31 編輯

原創繪圖—可麗露



法國,天使之鈴,起源一說是把甲板上的麵粉蒐集做這項可麗露給貧窮的孩子溫飽

天使翅膀、法國頭法國眼(???)、甲板木板身體、濃厚萊姆酒所以臉紅

沒時間啦,請把這些字連冠起來自行想像吧(乾)

真心話大冒險—近期最喜歡的作品

BEASTARS
漫畫,獸人~真心推啊 時間不夠了只好不解釋(乾)
有點動物的社會議題這樣 有點流血慎入
還有,裡面的路易前輩,覺得各方面都很像鬼道Q\\\Q(硬要)
1

評分人數

TOP

原創文章—水晶吊燈。

那是一間從世紀末開始就沒有主人的大宅。

「悠、悠莉,我們快回去好不好?很恐怖欸。」
才剛進屋,淺香便隱約察覺這屋子有點不對勁。
「安啦,我來這裡很多次了,都沒有怎樣啊。」
悠莉笑著說,手電筒的光線隨著她身體的顫動抖了一下。

稍早,淺香正站在大宅前猶疑著該不該進去。
忽然,身後有個人拍了她的肩,轉頭一看才發現是一名大約一百六十公分的女孩,看上去應該有十四、五歲吧。
她身穿有些褪色的咖啡色蘿莉塔女僕裝,裙擺上鑲滿透明的假寶石,細問下才知道原來女孩有在玩Cosplay。
女孩看她對這裡好奇,於是自告奮勇說要帶她來探險。

「那個……悠莉,剛剛大廳裡的水晶吊燈好像動了一下……」
淺香感到很不安,明明這裡沒有風,可她的身子卻冷得顫抖了起來。
「心理作用啦,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這樣。」
悠莉不為所動,繼續往前走。淺香只好硬著頭皮跟上。
「來,妳看,這是最後一代屋主的房間喔。」
不知不覺中,悠莉領著淺香走進幽暗長廊邊的其中一間房間。
裡頭令淺香意外的,竟有一股淡淡的香氣。
悠莉打開房裡床邊的櫃子,裡頭是好幾套看上去非常高級的宴會禮服。
其中最能停留住淺香視線的,便是櫃裡那套正紅色高級花邊鑲鑽禮服。
「妳也覺得那套禮服很特別吧?聽說最後一代的女屋主,就是穿著這套禮服,在這房間裡被人刺殺身亡的喔。」
刺殺身亡?
淺香瞄了一腳邊的大床,竟發現了零散的、怵目驚心的血跡。
「該不會……」
「沒錯呦,就是在這張床上。」
悠莉從唇角勾起了一絲笑意,在此刻淺香看來極為詭譎。
「好、好了啦……悠莉,我們離──」
「……妳不再……陪我多玩一下?」
悠莉的唇角再度勾動,心急的淺香只是趕緊點點頭,沒注意到分毫不對勁。
兩人緩慢從房裡走出,悠莉墊底,關上了房門。
沒過多久,兩人便又來到方才的大廳。
這次,淺香很很清楚地看見,大廳裡的水晶吊燈再次晃動,比剛才更大的頻率。
「……妳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悠莉忽然從背後抱緊淺香,她動彈不得。
「只有我一個……實在是……太寂寞了……」
此刻,淺香終於意識到,悠莉的連身裙像極了正劇烈晃動的水晶吊燈,而她裙擺上的假寶石,分明就和吊燈上的水晶如出一轍。
「悠莉……」
淺香用極為畏懼的目光望著悠莉。
而悠莉再次笑了。肆無忌憚的笑了。
「……永遠……都在這裡……陪我。」
最後,悠莉曖昧似地在淺香耳畔如此呢喃。
最後,淺香的耳邊只是不停地縈繞著,悠莉那近似猖狂的大笑。

那孤單的水晶吊燈,看著最開始的屋主,直到最後一個屋主。
最終,它將與少女一同,墜入那片寂靜無聲的,黑暗。
再也不寂寞。


天啊字數好難駕馭QWQQQQ
1

評分人數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原創繪圖—紫色、白色、黃色



會生氣的空氣少女
來自影山深映的最新毀作
……勾面o<<
1

評分人數

TOP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8-8-1 15:57 編輯

真心話大冒險:

如果能重來,我一定會好好把握所有時光XDD

讀書心得OWO

之前看這篇就滿喜歡的了WW
一直很喜歡結尾的那句"曾經那個很長很長的夢,該醒了。"QAQ
覺得每一個句子都刻劃得很深,看到一半就覺得男主對如煙的思念彷彿都要化為聲音了。
那個她所掛的晴天娃娃始終留在原處,只是她卻再也不會回來了,只徒留一屋子的寂靜,還有曾經的那些回憶。
在她走後,他依然守候在那個地方,只是再也不會有她。
結尾真的很美,曾經那個很長很長的夢,該醒了。
1

評分人數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原創繪圖—座敷童子

思考很久要畫正統系的和服
還是要畫不切實際的短和服
但最後還是想讓露讓她露腿,絕非個人興趣(路人:才怪
1

評分人數

TOP

回復 47# 壽司

太闊愛啦!!!!!!!!!!
請跟我結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TOP

D10回報

原創文章:自動人偶,結局HE

  這裡是廢棄的倉庫。
  我推開門,看著陰暗的內部,無法看清狀況的空間裡倏然有一個微弱的聲音傳來,咿咿呀呀的,聽不懂是說些什麼,就連聲音也因為微弱而差點被我當成只是幻聽。
  深吸口氣,我鼓起勇氣朝裡面踏出了步伐。途中,我試圖忽略自己腳下不斷響起的破裂聲響,以及踩踏上或特別堅硬、或有些柔軟之物的不明觸感。
  若不是因為看不清,或許我在邁出第一步的同時就會轉身逃離……不,或許連腳步都不會邁開,因為眼睛所見或可能就會讓我心生恐懼,然後下意識拔腿狂奔。
  每次踩下,我都能明白自己正在踩碎什麼。我並不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來到這裡,而是在明白了殘酷事實之後──依舊選擇懷抱著希望來到這裡尋找奇蹟,換言之就只是個傻子。
  
  這是一個堆滿了廢棄人偶的倉庫。
  不,更準確的說,是堆滿了,沒有損壞但是因為不被需要而廢棄的,人偶的倉庫。
  在還未真正壽命終結就被淘汰,雖然無法得知那些自動人偶的想法,然而或許是心裡有那麼一塊覺得它們像人,所以才隱約的覺得悲哀,也隱約感覺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還未詳盡思考風險,我便站在這裡。
  凝望著聲音來源處,一個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偶以靠坐的姿勢被放在牆邊,眼睛的部位還微微發著無機質的光芒。
  那眼眸似乎能夠望見物體、也似乎明白我正在尋覓像它那樣的存在。我能感覺到「它」的「視線」與我對上。
  
  那是整片黑暗裡唯一的光,也是整片安靜裡唯一的聲音波動。
  我抱起了那個人偶,循著原路踏回時已對那些碎裂的聲響麻痺,我不曉得它們到底知不知道痛,在其「生」之時,是否有痛覺存在呢?又,在其已「亡」之時,到底會不會感受到什麼叫做「絕望」?
  「咿──咿──」懷中的自動人偶發出了簡短的聲響,無機質的眸似乎閃過了光芒。
  我想那是感謝、姑且就當作感謝。
  然而,我依舊沒能明白的是人偶與人的差別,實體的差別很明白,但當他們會思考、能夠動,就無法忽略掉「它們像人」的這一份想法。
  卻明白,若是能讓一個還沒安息的生命能夠繼續擁有價值,就像做為人也希望自己能貫徹生存價值直到生
命終點──
  人偶是不是人,似乎變得不那麼重要。
  重要的是,它還活著。

LINE借物:五隻白雞。



真心話大冒險:如果能重來,你一定會……?
如果能重來,我一定會選擇不要誕生吧。
不是因為人生太痛苦,而是因為逐漸覺得自己活得沒有什麼意義,卻還是留在這個世界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讀書心得: 『短篇』如煙(2/3一章完),作者—初雪。
美好的過去隨著如煙離開而散去,如煙一般,然而卻確實存在。
這種緬懷的感受我很喜歡,無法完全感同身受,卻感覺得出濃烈的思念。
但是,哪怕她先走了,也該要好好的活下去啊,活得宛若行屍走肉,大概不是如煙想看到的吧。
/
希望原創文章這樣題的OK,概念是從我玩的遊戲裡面有的自動人偶來想的。
會動,卻好像不能稱作生命;又,我設定成會發出聲音,卻又無法像人類那樣交談,所以似乎也不能稱作生命?
簡單而言就是主角救了一隻走自己也覺得好像做了什麼很棒的事,這樣的感覺。
1

評分人數

TOP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8-8-2 16:40 編輯

原創文章wwwww(按怎

瑪莉蘇、洗衣機、蛋捲冰淇淋。



ps:有鼻毛。(??????????



她,苗,是一個很喜歡蛋捲冰淇淋的女孩,家裡是經營全日本最大食品企業的超有錢千金小姐。
她長得很漂亮,在學校裡成績是全校第一,有許多男孩都因她的美貌而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席,今天的蛋捲冰淇淋呢?有沒有帶我最喜歡的榴槤口味?」
四月二日,很熱,豔陽高照。
苗一進教室,就走到同班男生三宮席的座位前,這樣問道。
「有啊有啊,我今天有帶三隻,全部都要嗎?」
席問,苗點點頭,便全數拿走。
「謝啦。對了,陽太──」
一接過冰,苗便轉頭走回座位上,叫喚坐在自己位置後的三瀨陽太。
「啊……我今天有帶妳昨天說的小蛋糕喔,火參果口味。」
「謝謝!那個,廣明──」

苗就是這樣子和喜歡她的男生相處的,有什麼好處就盡量拿。

「……所以說嘛,她真的很任性欸。」
「對啊對啊,那些男生也真是夠了!」
「唉,沒救了沒救了!明明長得那麼好看但個性完全不行啊!」
「而且居然還是鼻毛企業的獨生女……」

「小靜、由衣,早安。」
苗聽見這兩位同學的對話,特意向她們這麼說。
「啊……鼻毛同學早安。」
「鼻毛早。」
兩人馬上噤聲,向她道早安。
嗯,這樣才對嘛!
苗微笑著點了點頭,她真是太完美了!不僅家裡有錢,又那麼有風度,還長得那麼美!
不過最令她引以為傲的,就是她的姓氏──鼻毛,看看這組合多完美啊!

#,下午四點。

「掰掰,苗大小姐。」
放學後,苗跟著席一起走出校門,原因是他家的榴槤口味蛋捲冰淇淋實在太美味了,所以破例。
「掰。」
苗坐上自家司機所駕駛的轎車,離開了陽太的視線。

「小白,帶我去附近的洗衣店一下。」
這樣子吩咐了司機小白。
很快地,洗衣店映入眼簾,苗下車,手中拿著一袋衣服。
「洋貫!」
一進店裡,苗便叫住了男店員洋貫,他長得很帥,目前十六歲,和苗只差一歲。
「喔?是苗啊,妳最近常來呢!這邊有一台空的洗衣機喔。」
他指指身旁的某台洗衣機。
「謝啦……」
苗把要洗的衣物全數放進洗衣機裡,結果一不小心掉了一塊錢進去。
她忙將身子伸進洗衣機撿錢,但卻不小心整個人都掉了下去,她實在太過嬌小。
「……妳沒事吧?」
洋貫見狀,忙將她抱了出來。
「嗯,謝謝洋貫。」苗輕笑,「還有……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然後,洋貫的雙頰染上緋紅。

這就是她,鼻毛苗的第一次告白就成功記錄。
兩人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呃對了……那個,可不可以向別人保密我是妳男友啊?」
「欸?為什麼啊?」
因為妳的姓氏實在太難聽了──然而洋貫只能在內心這麼吐嘈。

yas我寫完了怎麼忽然覺得有點羞恥嗚呵呵呵。<我是分隔線。##



我應該沒有谷歌錯吧wwwww怎麼覺得我內容有點擦邊(掩面
然後寫的時候我一直想著哇喔她名字叫做鼻毛苗欸然後一直嘿嘿嘿偷笑(?
然後寫一寫還想說一定要在文裡加上她的真名,這樣就可以發達了(?
這、這應該算是完美的一種吧O3O......?

我到底在說尛。
西
1

評分人數

    • 白燐: 內褲+2,你還沒掌握瑪麗蘇的精髓。 ...毅力 + 2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