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加積分 如何貼youtube 推廣論壇
返回列表 發帖

[腐向] 『豪風』 還是喜歡你 (28/10單篇完)

打開作業,坐了一個多小時。

鉛筆原封不動靜靜地躺在桌上,那份作業還是停留在那一頁,還是空白,乾淨的。

隨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行走著,風丸仍然只是呆呆地凝視著那一頁。

「請回來田徑社吧,風丸前輩!」宮板的話一直停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當初自己的確許下了承諾,只會短暫地留在足球社幫忙;

如果我真的愛上足球了,我還該回去嗎?

如果我愛上那裡的同伴們了,我還該回去嗎?

如果我已經在足球社找到「他」了,我還該回去嗎?

合上作業,風丸嘆了一口氣。

連澡都沒有洗,風丸直接跳進床裏。

把頭埋在枕頭裡,彷彿要把自己和外面的世界隔絕,又像是要把腦海中不停使喚自己回去田徑社的聲音驅逐。

「究竟……要怎麼樣……」明明身體和心靈都非常的疲累,風丸還是眼睜睜的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

皎潔的月亮早已緊隨太陽的落下升起,柔和的月光灑在稻妻鎮上的每一個人身上。

時鐘的手臂互相交疊在「12」這個數字上,濃濃的睡意向風丸襲來。

不一會兒,床上的人已經一動不動的躺在那,房間裡只有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和均勻的呼吸聲。

即使周公使風丸暫時睡著了,但不代表他的煩惱也一同被帶走了。

蒼藍的頭髮散落在白色的床單上,俊俏的臉蛋卻眉心緊鎖。

這一晚迎來的是陽光明媚的早上。

風丸擦了擦眼鏡,瞄到時鐘告訴著自己現在已經是七點半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衝了出去。

所幸自己是田徑社和足球社的,跑的比一般人快,還能在上課的鐘聲響起前跑進課室裡。

田徑社和足球社。

不能夠兩個也加入嗎?

不想失去從前的友誼,宮板;

也不想埋沒自己熱愛足球的心,

不想失去一直陪伴著自己的同伴們,

更不想失去「他」,儘管自己只能遠遠的從後方看著他。

宮板,我可以不離開足球社嗎?

心裡是這樣想,卻說不出口。

不曉得要怎麼說。

不曉得說完能否對自己有幫助。

不曉得……宮板會不會因此而生自己的氣。

「風丸前輩!」橙黃色的頭髮在面前飄過,宮板已然向自己恭恭敬敬的鞠躬。

「宮板……」 「風丸前輩,請問你考慮好了嗎?」還未等自己說話,宮板已經一針見血的問了纏繞兩人多天的問題。

「我……」 琥珀色的眼睛毫無目的地游走著,一時看著宮板身後的櫻花樹,一時凝視著自己的鞋子。

日後究竟是穿跑鞋還是足球鞋,也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來自宮板的灼熱視線依然停留在自己身上,所以更加抬不起頭來。

平時煩人的鐘聲今天聽起來特別悅耳。「宮板……我先去上課了,等一下再說吧。」不等對方反應,風丸一支箭似的跑了上去。

儘管老師把自己遲到罵了個半死,口沫橫飛,自己一個字都沒聽進耳朵裡。

足球……田徑……足球…… …… 田徑…… ……

「知道了嗎,風丸?」講台上的老師將課本狠狠的拍在桌上,最前排的某幾位同學應聲彈了一下,老師斑白的頭髮也隨著動作飄了飄。

「是。」低沈的回應了一下,再拖著身心疲累的身軀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把課本豎起,把瀏海遮住眼睛,索性趴在桌上。

「喂……喂!」聽到旁邊輕聲的呼喚,隨著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

向著豪炎寺的視線看去,老師正在慢慢的接近自己的位置。

馬上挺起身子,坐得端正。

老師只淡淡的瞄了自己一眼,就把手放在背後走回講台去了。

立刻舒了一口氣,向豪炎寺投向一個感激的眼神。

他回頭微笑了一下呢。

這個最能令自己安心的微笑,能令自己冷靜下來的笑容。

風丸不自覺地低頭微笑了一下,這種甜絲絲的感覺,很幸福。

悠揚的鐘聲響起,有的人馬上跑去洗手間,有的人成群結隊的去小賣部,風丸則留在座位上。

「謝謝你呢。」「不會。不過你今早怎麼遲到了?今天即使是圓堂也準時啊。」風丸看了看在角落研究他爺爺筆記本的足球白癡,再把視線轉移到和自己在講話的豪炎寺身上。「沒什麼,只是……」

「風丸前輩。」未說曹操,曹操已到。宮板欠了欠身,開門見山地道:「風丸前輩,請你回來田徑社吧!」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啊。」豪炎寺用手指梳了梳頭髮,「風丸,這個要由你自己決定了,我們旁人插不了手。不過無論你選擇什麼,我都會全力支持的。」

溫柔的眼神,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

心裡一股暖流流過,風丸呼了一口氣。

「對不起宮板,但是我喜歡上足球了,所以我不會退部。」風丸深呼吸了一口,「但這不代表我不會回來。有空的時候,我會回來探望探望你們。」

豪炎寺依然用手托著自己的頭,宮板卻好像被閃電打中搬顫抖了一下。

「風……風丸前輩,你之前不是說你只會暫時幫助足球社嗎?現在足球社已經夠人了,我求你快回來吧。」墨綠色的眼睛盡是懇求,一向心軟的風丸猶豫了一下。

「那個……」宮板向風丸逼近了一步,「拜託你,風丸前輩。」

風丸後退了一步,宮板逼前了一步。

風丸再退後了一步,宮板再逼近了一步。

直到自己退無可退,背貼著了牆。

「那個……宮板你想做什……」話未說完,風丸的唇被東西塞住了。

瞪大了眼睛,風丸不可置信的看著放大了若干倍的宮板的樣子。

絲絲紅暈爬上了風丸的臉,他感覺到自己的臉快要爆炸了。

「拜託你,風丸前輩!」又是一個鞠躬。

「我說,這樣隨意的吻別人,真的好嗎?」豪炎寺以自己的身體隔著風丸和宮板,一手扣牆,黑色的眼睛直視著快要哭出來的風丸。

本來就被宮板的吻嚇到的風丸,臉龐更是紅透了。

「前輩,這樣隨便插手別人的事,真的好嗎?」宮板冷冰冰的反問了豪炎寺一句,「風丸前輩,我喜歡你,所以別待在足球社了,回來田徑社吧!」

背對著宮板的豪炎寺和以雙手摀住自己的臉的風丸同時瞪大了雙眼。

課室喧鬧聲依然,這三人卻頓時靜了下來。

「風丸前輩?」宮板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心亂如麻。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太突然,像過山車一樣,一波未完,一波又起。

宮板,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

本來的問題已經夠複雜了,不是嗎?

還要在「他」面前問這樣的問題?

「風丸前輩……」 「對不起,宮板。」以只有蚊子才能聽到的聲音,吞吞吐吐地說出最坦白的話。

對不起,宮板。可我沒辦法騙你,也不想這樣傷害你。

僅露出來的一隻眼睛凝視著白色的地板,放在背後的雙手不停的摩擦著。

「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儘管頭不能再低,風丸還是鼓起勇氣說出剩下來的話,「我……不會退社。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的吧?」

又是一陣沈默。

微風輕輕的吹來,柔和地親吻著自己的皮膚。

卻無法享受。

緩緩的抬起頭,豪炎寺的眼睛立即對上自己的眼睛。

黑色的眼睛帶上三分溫柔,七分憐惜。

他慢慢的伸出垂在身旁的左手,輕輕的摸上自己的臉,溫柔的輕撫自己眼角對下的位置,靜靜地把害怕的淚水抹去。

「別怕。」低沉又充滿磁性的嗓音堅定的吐出兩隻字,他白色的髮絲隨著秋風拂動著,露出了令自己最安心的微笑。

像著了魔似的,完全無法拒絕他的眼神,他的動作。

誰叫你像磁石般一直把我吸在足球社裏呢?
3

評分人數

本帖最後由 櫻雪蘭 於 2017-10-30 21:23 編輯

「死亡領域!」帝國的強力射門,把地下的土都捲起來了。

連續接下了好幾個射門,再繼續下去圓堂他就會……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衝向那個可怕的射門,這個也算是後衛的職責吧?

額頭像被火燒般,好熱好麻好疼……

哨子聲響起,上半場結束。

「風丸,你沒事吧?」一眾隊友把我扶起,無力地坐下。

「沒……事……」

你向我遞來水瓶,並細心的勃起我的瀏海。

「腫了。」說畢,隨手拿起旁邊的毛巾和冰袋,把它放在我的額頭上。

「躺下來吧,這樣你會舒服一點。」「嗯……謝謝。」

一躺下來,你立即把冰袋放到我頭上來。

冰凍感充滿了額頭,然後到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下次別這麼勉強自己了,好嗎?」你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但是不然的話,圓堂他會……」 你把食指放在我的唇上,我感覺到自己溫熱的臉。

「傻瓜,好好休息吧。」你輕笑了一下,「要喝水嗎?」

好像什麼卡住在喉嚨裏,我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隨手拿起了旁邊的水瓶,一手拿著水瓶,另一隻手以手肘托著我的腰,手掌輕輕的護著我的頭,我挨著你結實的胸膛。

一顆心怦怦亂跳,一種小鹿亂撞的感覺。

這是什麼感覺,我不知道。

「啊。」我聽話乖乖地張開口,冰涼感在口中擴散。

水流太快,喉嚨一種莫名的難受。

「咳咳……」不住的咳嗽,你立刻放下手中的水瓶,輕輕地掃著我的背。

「對不起……」 「不……不要緊……咳……」 用力的呼吸,那種痕癢終於停止襲擊我的喉嚨。

「沒事了吧?」黑色的瞳孔裡帶著說不完的歉意和擔憂,心動了動。

「沒事。」露出最陽光的笑容,可能好比當時的太陽吧?「那就好。」你微笑了。

你知道嗎,這是你最好看的笑容。

我想,我當時就是這樣徹底的動情了吧?

「我知道了,風丸前輩。對不起,阻礙了你的時間。」僅僅看見宮板低下了頭,欠了欠身。他的背影越來越遠……

「等等,」宮板止住了腳步,風丸清了清喉嚨,「我們……以後還可以當朋友嗎?」

豪炎寺慢慢的收回了左手。

「當然了,風丸前輩。」宮板轉過身,滿足的笑了,如同童年時得到糖果的那種滿足的笑容。

「謝謝你,宮板。」宮板再轉過了身,「該做的事,都做完了。」他輕輕一笑,抬起頭,面對著外面燦爛的陽光。

「你的心上人是誰?」豪炎寺的嘴角微微上揚,微微地向風丸靠近了。

「欸……欸?」風丸不知所措的向周圍望了望,他的臉可比擬蘋果。

那個……怎麼說得出口啊?

見豪炎寺的左手垂下了,風丸立即向右走。

「啪」,風丸的兩邊都被豪炎寺的左右手夾著。

豪炎寺再向風丸接近了一些:「說。」

「怦怦」心臟不規律的跳動,風丸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人。

鐘聲再次拯救了風丸。

講台上的老師講得投入,什麼明治維新,什麼日皇,什麼一九三七年……

這好像是第一次風丸上他喜愛的歷史課而心不在焉。

總是忍不住偷偷的看看坐在旁邊的人。

一手托著頭,另一隻則是忙碌的抄筆記。

這是大家都認為酷酷的豪炎寺。

他好像意識到自己在看他,轉過頭,微笑。

這是我最喜歡的豪炎寺。

不管是他冷酷的一面,溫柔的一面,還是他惡作性的一面,

我都喜歡,最喜歡了。

轉眼間,又到午飯時間。

「走吧。」你拿著便當,耐心的等我從背包拿出麵包。

走到頂樓,微風吹來。

是戀愛的前奏,麼?

「一個麵包夠飽嗎?」我搖搖頭,咬下一口。「沒辦法啦,媽媽很忙,沒空弄飯吃,那我就自己買麵包好了。」

「喏。」你把你的便當推給我,把我手上的麵包搶來。「蛤?」不解。

「不是不夠飽嗎?吃我的好了。」你隨即咬下一口麵包。

「不……不用了……」 「我今天沒什麼胃口,我吃麵包就好了。這個便當你吃。」

「謝謝……」我紅著臉,吃了一口飯。「傻瓜,不用。」

「什麼傻瓜,我才不是傻瓜呢。」嘟著嘴,再放了一點飯到口裏。

「吃我的便當是有代價的喔。」你喝了一口水,「說,你喜歡誰?」

差點兒把口中的飯噴出來。

你定睛凝視著我。

眼神接觸的那一下,感覺到自己的心的悸動。

立即把視線轉移。

「說。」你靠近了我。

我低下了頭。

「你。」以幾乎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道。

柔軟的東西塞住我的唇。

你放大了若干倍的樣子出現在眼前。

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著這個吻。

微風吹來,宣告著戀愛的來臨。

「傻瓜,」你微笑,「我也是。」
------------------------
呼呵(幹嘛
終於打完了
很廢很甜的一篇
希望各位喜歡呢~
是說自從上次看了黎貓的豪風,豪炎寺的形象在我腦海中完全改變了(笑
不要緊,他絕對符合這個形象(笑
人不跌倒,就不能起來

TOP

哇,好甜啊。
是說最近常看到好多人在吵宮阪這件事情,
在生日那天看到的都是悲文
謝謝櫻雪蘭桑的賜糧
啊,對了,是明治維新喔,第二段打錯字了 ///
勇氣大好!

TOP

回復 3# plum1028

沒錯沒錯本來想要虐虐風丸或者宮板的,不過最後還是算了吧~
有嗎?很多人在吵宮板的事情
雖然我個人對宮板沒什麼好感,不過我想也不至於討厭他吧?

是說再補祝梅子大大生日快樂~心想事成~

喔喔謝謝提醒錯字(此人廢

TOP

本帖最後由 白黎貓 於 2017-11-6 01:29 編輯

豪風豪風啊啊啊啊啊啊(此人已瘋
原諒我這麼晚才來留言( ;∀;)

喔喔這篇砂糖好多~好吧今天吃到太多糖(多喝水?!
果然蘭姐打文超棒啊(´・ω・`)

宮坂其實還好呢,如果不要和豪炎寺搶風丸,性格其實蠻可愛的呢(尤其我又很喜歡小麥色的肌膚( ;∀;)

那我……繼續耍廢好了(喂

誒誒,等等,豪炎寺的形象真的被我徹底崩壞(已死
這個「絕對符合」真的是沒錯呢 (被踹飛
猶如一陣風。
來無影去無蹤。
只能從那股味道。
為它付出的一切 送上暖風。

TOP

回復 5# 白黎貓


    沒錯沒錯是豪風~~~
這篇是在嚴重沒靈感和手感的情況下寫的,所以砂糖成分超高
很不健康的,建議貓貓別吃那麼多~(這是啥

嗯嗯沒錯豪炎寺的形象……完全崩壞
但絕對符合(點頭(遭爆炎風暴

TOP

哎,明明风丸性转就是绝色美女,为什么要是腐文呢?

为什么明明是腐文我还看得这么乐呵呢?

大大的文,果然不能小看呢。

是说啊,看到一张同人图,里面的宫坂是只小猫,整天缠着(女)风丸不放,豪炎寺一靠近就又抓又咬,结果风丸一脸抱歉笑,豪炎寺一脸幽怨的看着宫坂猫,我愣是笑了半天......
吾乃式鬼魔神!

TOP

回復 7# 式鬼魔神


    呵呵下次性轉風丸好了
這次灑糖份灑多了,下一篇……大概要虐一虐了(對不起了
謝謝大大喜歡呢~

是說我能夠想像到風丸無奈的樣子(閃11裏他好像經常處於無奈的狀態啊(笑

TOP

嗚哇老師居然兇風丸QAQ(你在意的居然是這個嗎
天啊突然扯到圓堂足球白癡是哪招啦XDDDDD
然後我似乎看到了錯字030不過忘了在哪裡了ww(欸
好甜好甜QAQ
夢寐以求的甜文啊QAQ我終於看到惹QAQ
豪炎寺一整個好溫柔啊QAQ怎麼辦我覺得我本命又要多一個了QWQ
不過我覺得宮阪有點可憐AuA果然還是要虐一下他嗎(X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回復 9# 桑野櫻

風丸明明是賢妻我卻把他寫給老師罵了完全是作者的錯啊啊啊啊
這篇自己都覺得灑糖灑太多了,完全離題的狀態(笑

豪炎寺某程度上其實還真的蠻溫柔的~

宮板還是要虐一下,不然對不起自己良心哦(原來你有良心的喔?

謝謝喜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