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BG] 『亞風爐X自創角』所謂神到不了的境界(4/29更新四十九章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8-4-29 15:01 編輯

好久沒寫文了,在這裡就獻給在閃十一的本命美神了
不管過多少年回來重溫果然本命還是本命
希望不要出太多錯誤麻煩到版主了
人設:[自創] 【人設】同人小說的自創角設定及日常

注意事項:
1.雖然是BG向但有大量正劇
2.除確標題提及的女主角外有大量原創人物
3.捏造角色幼年個性   
4.悲劇虐好虐滿

角色介紹在第五頁46層
本來沒想過要寫角色介紹呢但人真的是有夠多

2017/10/9:我的分段開始任性了起來呢
有空會把前面章節段落整理一下的我說有空喔
2018/4/29 改到第三章了我真棒

以上若可接受,請繼續觀看  

楔子
— — —

我要……成為神。
黃色短髮的男孩輕輕地拿起了旁邊課桌上同學們擺放的,裝有白色小花的玻璃瓶。
因為以一般人的資質,是看不見的。你們根本不會懂。
高舉著手中的玻璃瓶,狠狠將其摔向地面以致破碎。
總有一天,能見到的,因為只有神才看得見……無論怎樣都要成為神……
黃色中長髮的男孩渾身泥濘,任憑雨水不斷滴落在自己身上,他奮力將球踢向球門。

這將會是最後步驟了吧,擁有神般力量的我,加上神之水,一定能成為「真正的」神的……請再等我一會兒。
黃色長髮的少年欣喜的笑著。上一次如此的笑是什麼時後呢?他已經不記得了。


但是……這樣是不對的……只是自以為是罷了……我污衊了我們最喜歡的足球……
在明日之星足球大賽準決賽結束之時,黃色長髮的少年滿是歉意的仰望著天空。

我明白足球的意義了,我們所愛的足球的真諦。但那代表著,一直以來追尋著成為真正神的想法,是不可能的……那麼……
銀白色長髮的小女孩站在眼前,臉上盡顯現出哀傷寂寞的神情。

我要如何追尋成為了女神的妳呢……
手裡懷抱著漸失的溫度,淚水不斷自眼角滑落。無論多少的眼淚都無法替她洗清身上的鮮紅。
回答我吧……幸子……
黃色短髮的男孩身處於籠罩在低迷氣氛的教室之中,沒有一個同學抬起了頭。旁邊座位上,那瓶白色的小花,依然在那兒。
1

評分人數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覺得有淡淡的情感,我喜歡\\
亞風爐想成為神,然後陪在幸子身邊
最後發現其實最初對於足球的感動並不是為了讓他成為神,而是純粹的很喜歡足球
察覺自己錯了後,就再沒有說什麼。
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呢:3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我愛DS粵語翻唱讚爆。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8-4-29 12:27 編輯

回復 2# 桑野櫻

能在楔子就能引起你的喜歡實在是超感謝的啊


正文繼續(第一章)
— — —
「現在控球的是,世宇子的隊長,人稱阿芙洛蒂的亞風爐照美!」
在球場旁的導覽人員此話一出,所有遊客們的目光一齊看向了往球門方向運球的照美。
「各位,你們可曾看過天使展翅?」
照美自信的仰起頭令黃色的長髮隨之舞動,接著宛如神蹟般,從他身後展開了純白的羽翼,帶領他騰空飛起。身前的球彷彿受到白色聖光的召喚,包裹著飄搖的雪白羽毛。
「傾聽神諭!」
足球伴隨聲音一同從高處速落下,純白的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射球門,在觀眾屏息之際,照美已優雅地緩緩落地。
「是的!這就是我們世宇子中學最強前鋒—阿芙洛蒂的必殺技—傾聽神諭!」
看著參觀民眾欽佩不已的神情,負責導覽的同學也不禁情緒高漲。
「這就是……神的力量……」照美動作輕柔的撥了撥他的髮絲,「還有熱愛踢足球的心情。」他向觀眾們露出了個笑容。
在與雷門一戰後,世宇子不再使用神之水。他們知曉了自己犯下的錯誤,並從圓堂身上想起了自己踢足球的初衷。
對此,其他球員們也紛紛展露了微笑。

「好厲害啊!」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就像看到神一樣!」
「不愧是世宇子的王牌前鋒啊!」
就像往常一樣的行程,在開放觀光的時間,世宇子的球員們都會稍微秀出自己的踢球技巧,對於觀眾們歡聲雷動的模樣,已經十分習慣。
波塞頓撿起了球,將球扔給走向了場中央的照美。
「接下來是那個對吧?天堂之時!」
照美用腳接過了球。他看向眼前準備阻擋他的赫拉和雅典娜,面帶微笑的緩緩舉起他的左手。
「不管是運球還是射門,都很優雅從容的樣子呢!」
「所以他才被稱為阿芙洛蒂的吧?」
「意思就是美神阿芙蘿黛蒂對嗎?」
「嗯嗯!難怪會拿來當代稱,非常符合呢!」
觀眾們的議論傳入耳中,對照美而言是習以為常的評論。在彈指之前,他再度看向觀眾露出笑容以示即將開始。
「亞風爐的亞風爐,加上照美的照,就是阿……芙……洛……蒂……」
在照美轉頭看回球場上之際,一道聲音令他心頭為之一震。
「天堂……之時……」他試圖收起心中的慌亂,高舉的手彈指進入天堂之時。
所有人的動作頃刻間靜止,照美壓抑著混亂的思緒繼續向前運球。就在此時,赫拉和雅典娜恢復了原本的行動,彷彿不受天堂之時限制一般。
「你在做什麼啊?阿芙洛蒂?」
明明能令他人毫無知覺而運球走過的天堂之時,竟輕易的被破解,這令赫拉和雅典娜滿是不解。
「我……」照美想起了方才的景象。
亞風爐的亞風爐,加上照美的照,阿……芙……洛……蒂……
有人這麼說了吧……
照美不禁冒了冷汗,他仔細思索轉頭瞬間所看到的事物。
一個白髮少女站在觀眾之中這麼說著,「亞風爐的亞風爐,加上照美的照……就是阿芙洛蒂!」她在眼前比手畫腳。
不……
照美低下了頭,雙手抱胸。「和你在一起,真的真的很開心唷!好想永遠都在一起。」
白髮的女孩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停下來……
照美開始全身發顫,緊咬著牙關。

「喂阿芙洛蒂!你沒事吧?」
「隊長怎麼了?」
其他隊員們看見照美異常的模樣,紛紛上前查看他的情況。

「最喜歡照美了!啊啊……是開玩笑的……」
白髮女孩吐了吐舌,害羞的別過臉。

別說了……
照美死命的摀住耳朵,儘管並沒有誰說出了這番話。

「阿芙洛蒂?」
雅典娜拍了拍他的肩膀,發現他不管是對於隊員的叫喚或拍打一點反應都沒有。

「為……為什麼……照……美……」
白髮被染紅,雙眼逐漸看不清光芒,手中緊抱的溫度一點一滴的流失。

幸子……
胸口剎那間傳來一陣陣猛烈的刺痛,滿溢的情緒淹沒了照美的思緒,久違的暈眩感漸漸吞噬了他的意識。
「隊長你振作點!」
「你突然的是怎麼了……」
「阿芙洛……」
「別暈……」
「……」

不可能的嘛。
照美孤身一人站在漆黑的空間。
一縷銀白的髮絲從他眼前飄蕩而過。
他想伸手去觸碰,卻又在轉眼間消失無蹤。
看吧。
照美的身影逐漸被黑暗所吞噬。

妳早就死了……
1

評分人數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刪節號是三點一組,要兩組為一個單位。
修改完請私訊給我:)
「…」→「……」
沉迷他們的笑顏。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8-4-29 12:30 編輯

第二章

— — —
在我有記憶以來,不管是哭著或笑著,幸子一直都在我身旁。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們的父母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的關係,所以我和幸子說不定從嬰兒時期就在一起了吧。
「今天也一起回去吧!照美!」趴在我桌上的幸子笑瞇瞇的說著。
「我們哪天沒有一起回去?」我收拾著書包,像往常一樣反駁著她。
幸子似乎是得到滿意回應般拎起了書包,踏著輕快的步伐跳到了教室門前。
「因為就知道照美一定會跟我一起回家才問的唷!」她惡作劇般的笑了笑。
總是,總是會被她捉弄!
我鼓起了腮幫子,快速的背起書包走向門口。
「照美是不是忘了什麼?」幸子歪著頭擋住了我的去路。
我不假思索地伸出了手。
「還以為你會對剛才的事記仇呢!」幸子笑嘻嘻的牽住了我的手。
可惡……一不小心就卸下心防了!
「那麼,我要開始記仇了!」我故意將手鬆開。
這次我可不會被妳牽著鼻子走的!
但此時身後的腳步聲卻停了下來。
幸子?
我緊張的回頭,卻發現幸子嘿嘿的笑著。
「照美在擔心我嗎?」
相比起她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我可是緊張到了極點。
「才不是!」
意識到又被耍了的我,大步的逃開了幸子,以免我羞紅的臉被瞧見。
「好過--份!又忘記了什麼然後自己走掉了呢!」幸子從後頭跟上。
可惡……最討厭幸子了啦!
我回過頭來,拉過了幸子的手緊緊牽住後,便快速的轉過頭來。
而在轉頭之際,看見了幸子輕柔的微笑著。


白神幸子,一個不管做什麼都笑臉迎人的女孩,就連身為青梅竹馬的我,也未曾看見她低落或哭泣的模樣。她總是那麼的有活力,雖然老愛對我惡作劇,不過其實是個很溫柔的女孩子。在學校的成績十分優異,人際關系也相當不錯。總而言之,就像是女神般的存在吧。
我看著足球場上一來一往的攻防,乏味的思索著。
相比之下,個性彆扭又難親近的我,大概只是個難搞的怪人吧,所以也沒多少人願意和我交流,也聽了不少幸子為什麼會和我這種人這麼好的閒言閒語。無論其他人怎麼說怎麼看,反正,我只要能跟幸子在一起就好,其他人的事情無所謂。
正當我這麼想時,一顆足球就這麼朝著我直直突襲而來。
「真是的!」
聲音響起的同時,我看見了一雙粉白色的羽翼從我眼前展開。那人騰空躍起,背後彷彿女神顯靈一般,出現一具神靈的模樣,她優雅地在空中旋轉踢擊,伴隨著聖光及羽毛落下了既強勁又優美的一記射門。
「照美不要在球場邊發呆呀!這樣很危險的!」那人氣呼呼的走近我。
此時的我才回過神,原來踢出剛才必殺技的就是幸子。
每每看見她使用這個招式,也就是「女神頌讚」,我老會看呆,就好像看見真的神一般。其他人大概和我都有相同的感覺,於是幸子便被賦予了「足球場上的女神」這樣的綽號。綜合她一身的優點,「女神」的綽號的確當之無愧,而喜愛神話的她,也對於這個稱呼相當滿意。
「照--美!」幸子戳了戳我的臉。
「啊?」我從我的內心世界中剛脫出,並沒有特別專注的聽她說話。
「我說--要照美跟我們一起踢足球,才不會老被球打到啦!」幸子拉起我的手令我站起。
「嗚……妳說什麼?」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一方面是因為我來球場只是為了看幸子練習的模樣然後和她一起回家罷了,一方面則是,其他隊員大概不想跟個門外漢從零教起吧。
「幸子,這麼做不好吧?」我們小學的足球隊隊長面有難色的走近我們。
「放心吧隊長!照美由我來負責就好了!」幸子拍拍胸脯保證。
「練習進度不會落後的!」望著隊長仍不放心的臉龐,幸子連忙追加條件。
「好吧,可不能荒廢練習喔?」
「是的!」
在獲得許可後,幸子歡呼著,拉著我的手跑向場中央。
「喂喂!我可還沒答應啊!」我邊揮舞著手臂邊嚷嚷道。
「你一定會喜歡的!足球可是最--最棒的呢!」幸子回過頭來對抗拒不已的我笑著說。
我從沒想過要踢足球,也沒想過要加入足球隊之類的,我只不過是在等幸子罷了,對於足球並沒有什麼特別想法。
「有……有趣嘛……」
幸子的確總是十分快樂的踢著足球沒錯啦,但那可是幸子啊!做什麼都很快樂的幸子!
「難道照美不想跟我一起踢球嗎?」幸子嘟起嘴落寞的說。
「不……不是這樣的啦……」
眼見幸子嘟起的嘴遲遲沒有和緩的跡象,我開始慌了起來。
「好啦!這沒什麼難的,稍微陪妳玩一玩就是了……」我一臉無所謂的撇頭。
「嗚哇!太好了!」幸子興高采烈的拉著我加入練習。

每次明知她是故意的,還是會不忍心看她那樣而妥協,進而讓她得逞。看著她惡作劇似的笑容我便又意識到自己掉入陷阱。
我啊,大概被她抓的牢牢的,一輩子都要被她吃的死死的了吧。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是說照美和幸子都是好人呢。
文章看到這個段落突然有種感慨,就算是什麼樣的人都會有一直煩惱的事物呢。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我愛DS粵語翻唱讚爆。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8-4-29 12:33 編輯

回復 6# 桑野櫻

就是因為有各種煩惱才能建構出各式各樣不同的人呢


第三章
— — —
「照 -- 美 -- 要練球了喔!」幸子站在球場中央朝我揮揮手。
「我一定得下去……」
「好!我下去!我下去!」
該死,演技才是幸子的必殺技吧!
看見幸子彷彿要落淚的樣子,我又忍不住妥協了。
下次絕對會堅持不答應的!
我噘著嘴走向了幸子那裡。

從那之後,我老會被幸子拖著一起去踢球,這樣的對話已經重複了不知多少次。而曾經下定決心要反駁的我,一次都沒有成功。


「今天一樣要練球唷!」
「嗯,知道了。」
幸子突然俯身瞪大眼睛靠近我,細眉一皺,撥開我的瀏海,伸出她的手往我額頭一貼。
「奇怪,沒有發燒啊?」幸子也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說。
啊!一不小心把練球當作了習慣了……
我紅著臉鼓起了腮幫子。
「那我就不去了!」
「這可不行!」
幸子強拉住了正要逃開的我的手。
「照美正在喜歡上足球呢!才不可以中途放棄!」幸子也鼓起了腮幫子。
拒絕!拒絕!拒絕!
幸子洋娃娃般精緻的五官皺在了一起。
唉……果然,抗議是無效的吧,不管是對幸子說或者對我自己的心說都一樣。

要讓幸子感到幸福。
這點是絕對不會變的,看到她的笑容比什麼都重要。因為,是幸子拯救了我,把我從痛苦跟寂寞之中解救了出來的。


「我不想再和你多說什麼!」
「正合我意!這種不幸福的婚姻結束也罷!」
「哼!你以為這麼簡單就能擺脫嗎?也不想想還有那孩子絆住!」
「是!他就是個阻礙!如果沒有他在,我們今天就能輕輕鬆鬆的……」
「父親……母親……」
望著雙親的我,感覺他們方才的語氣就像陌生人般冷淡。而他們似乎注意到我聽見了對話內容,也不再多說什麼,各自迴避著對方的眼神,默默的往反方向離去。

平常老覺得骯髒破舊的公園木箱堆,此時此刻竟成了我的避風港。
不想……回家……
我望著下起細雨的天空,心情和這片灰濛濛的烏雲一樣低落。
反正……他們也希望我消失不見吧……
我將臉埋進了雙腿之中。

「照 -- 美 --被找到了喔!」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爽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才緩緩睜開眼睛。
幸子趴在木箱上,頭朝我所在的木箱裡面倒掛著望,而我,一點都不想抬頭回應她。
「照美在跟誰玩捉迷藏嗎?」幸子身手矯捷的從箱子上翻了下來,走進箱子中坐在我身旁。
開什麼玩笑……這種時候……如果我也能開心的玩捉迷藏就好了……
我仍然沒有回應她。
「對不起……平常你都會提起精神反駁我的……」幸子說話轉為柔弱輕聲。
「照美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緊咬著牙關,仍舊沒有回應她。
突然,我右側垂下的髮絲被撥到耳後。
「難過的時候,找個人全部說出來會比較好喔?」幸子輕輕地用手抹去我臉上的淚痕。
我埋在膝蓋裡的臉,微微抬起,露出了右半邊。
「我是……沒人要的孩子……」我望著幸子,努力不讓眼裡的淚水滴下來。
「因為我的關係……所以父親母親才會不幸福……」我一句句的吐出心中的酸楚。
「我的存在就是個不幸……」打轉在眼眶中的眼淚已經無法控制了。
「在我身邊的人絕對都會因為我的不幸所以要拋棄我的!」
「幸……幸子?」
在情感潰堤的吶喊剎那,幸子突然在我額頭快速的親了一下。
「照美是個好孩子,遇到難過的事情,一定會再站起來的……照美最喜歡阿姨這麼做了對吧?」幸子模仿著我母親的口吻和動作。
想起從前家裡和樂融融的模樣,我不禁閉上眼睛咬緊了牙根,開始瑟瑟發抖。
不久,感覺到身體柔軟的觸感,我睜開眼睛瞧,發現幸子依偎在我身旁。
「吶……照美知道為什麼我老要把你帶去踢足球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不知道該怎麼讓照美開心,於是我想,我最喜歡的足球或許能讓照美笑出來吧!」
終於明瞭了為何常被幸子沒來由的拉去踢足球,原因竟是為了我,令我心中一陣感慨。然而幸子似乎尚未斷句。
「我知道的喔……照美家裡的事情……」
聽見幸子明白家裡的狀況,我瞬間全身僵直。
「早在好久以前,我貪玩闖進了父母親的房間,就聽見阿姨和伯父分別打電話給了我父親母親,並且用非常大聲又激動的聲音說話。在那時候,我聽見了……」
幸子的眼神閃爍著不安。
「阿姨他們說著對於你的事情……」
我明白的……就是指我是個麻煩的事情……
「母親她,發現我聽見之後,她這麼對我說……」
幸子輕輕地握住了我的手。
「無論發生什麼事,幸子都不要丟下照美,要好好的陪在他身邊……」
她再次靠近了我,讓我們的頭互相碰觸。
「會想辦法讓你能開心,會讓你能微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如果你說你是被認為不幸的,那麼,我能夠幫你反駁的!」幸子閉上了雙眼。
「因為……跟照美度過的時間非常快樂啊!這是最幸福的事情了!什麼不幸的才不成立!」
幸子牽起我的手,雙眸真誠地望著我,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我呆若木雞的凍在原地。
啊……原來……我的確不是不幸的……我還擁有,能夠和幸子相遇並且一路走來至今的幸運。
我的不安頓時煙消雲散,終於露出多日以來第一個微笑。
「謝謝妳……幸子……」


除了邂逅與共同生活長大,幸子的笑容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穿好球鞋的我,露出了微笑,跑向了球場。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7-4-21 23:18 編輯

突然發現打著世宇子隊員的名字就像在背新單字一樣


第四章
— — —
以驚人的跳躍力騰空,朝足球奮力一擊,直搗球門,令守門員毫無招架之力,接著用帥氣的姿勢落地結尾……


我原本大概是這麼想的。


「啊……還以為很容易的……」我懊惱的扶額。


「練習的過程也是一種樂趣嘛!給!」幸子一邊笑著說,一邊遞了水給我。


「謝謝。」


接過水便直接由上往下讓水沖刷我的臉,好讓我清醒點。


「幸子妳踢起必殺技看起來總是很輕鬆的樣子……」我有點洩氣地說。


「既然都叫必殺技了才沒那麼容易練成的啦!」幸子笑著遞了毛巾給我。


「說得也是啊……」我胡亂地抹了抹臉。


從幸子那裡得知,想讓自己踢球的真正意圖之後,我似乎開始用心看待踢足球這件事。


倒也不壞。


我笑了笑,儘管無法踢出猶如幸子一般強大的必殺技。


「差不多該走囉!照美!」


幸子的聲音把我從自己的世界拉了回來。


「幸子妳不再多練一下嗎?」我遲疑的問。


明天就是全國小學足球賽的地區預賽,作為學校裡王牌前鋒的幸子理所當然的要代表學校參加。而我呢,則只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罷了。這對幸子而言是極重要的比賽,可以說是出道賽,幸子也為此雀躍不已。


「在比賽前才更要保持平常心嘛!如果訓練的太多會有反效果的!」


幸子向我伸出了手。


「我們一起回家吧!照美!」


我回握了她的手。


「妳還真有自信,該不會想拿地區第一回來了吧?」我用戲謔的口味說著。


「當然不。」


就在我認為她給了我普通答案時,接著才發現我錯了。


「我要拿的可是全國冠軍啊!」幸子自信滿滿地微笑著。


「還真是狂妄啊幸子!」
「然後再去拿下全世界第一!」
「那是國中的事情啦!」


我當然相信她能拿下不錯的成績,也希望她獲得自己滿意的名次。不過,初次參賽就想包了所有的第一名,實在是很遠大的夢想啊!






「……榮耀了我們小學,讓我們能被更多人看見,這都是多虧了我們足球隊的努力!」


校長在台上激動演講時,台下也傳來熱烈的鼓掌聲,足球隊全體隊員們正站在台上接受歡呼。而在掌聲即將結束之際,有一位球員被隊員們一致認可並推選為代表領獎。


「在球場上屢次射門得分,並於最後關鍵時刻取得逆轉分數,帶領全隊迎向勝利……白神幸子同學!非常感謝妳!同時,讓我們再次恭賀!恭喜獲得全國冠軍!」


一時之間,全場歡聲雷動。幸子站在台上,抱著許多高的簡直要遮住她的花束,以及金閃閃的獎盃,接受校長頒發的獎狀,同時,她的隊員們也團團圍住她,大家都為此興奮不已。


站在台下的我,從沒有停止鼓掌,為幸子最光榮的一刻給予最熱烈的掌聲。


沒想到,幸子她,還真的抱回了全國冠軍啊!


看著她開心的燦爛笑容,我不禁感到十分滿足和幸福。


接下來,幸子可就變成大紅人了啊!什麼「足球場上的女神」這個老綽號早就透過這場比賽廣為流傳,這段期間還多出了「天才」的稱號。幸子的前途,看來是那麼的光明又耀眼。


我原本是那樣想的。


但我並沒有想到,從這之後,是惡夢的開始,一步步把我們推向無可挽救的地步,最終促使了幸子的死亡。






「照美……為……什……麼……」






「啊!」


照美驚聲慘叫,映入眼簾的則是一個個擔心他的世宇子球員們,自己則身處在學校保健室之中。


他瞧見時鐘,已經過放學一段時間了。


「你還好吧?阿芙洛蒂?」阿波羅望著他仍無法冷靜的臉問道。


「我沒事……」照美意識到自己擺出了不尋常的臉,立刻補上一個笑容。


看見照美這麼說著,大家我看我你看你,似乎也沒發現什麼破綻。


照美心中鬆了一口氣,畢竟,這可不好說。


「可是啊,你剛才說了許多夢話喔?真的沒事嗎?」得墨忒耳懷疑的問著。


夢話?


「我……都說了些什麼?」照美有些緊張的問。


「幸……子?是那樣唸沒錯吧?」波塞頓思索著剛才的情景。


照美瞳孔一陣收縮,他努力地維持表面的平靜。


「感覺是個女孩子的名字……難不成是你女朋友?相思成疾?」赫拉用戲謔的口吻說。


「啊……不是那樣……」照美垂下眼簾。


「原來隊長有女朋友啊?」
「女……女朋友?阿芙洛蒂的標準好難想像啊……」
「也許是長得像男孩子的女孩子?」
「到底是怎麼得出這樣結論的?」
「互補嘛互補!」


赫拉的言語引發了大家很有興趣的討論著。


「所以,那個幸子到底是怎樣的女孩子呢?」


大家都瞪大眼睛看著照美。


「啊……」照美望向了窗邊。


「總是很有活力,老是笑嘻嘻的,又很愛捉弄我,不過其實非常的溫柔……」


說到此處,照美不僅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啊,當然,她長得很可愛的!」


所有人再度面面相覷,接著露出了壞笑。


「吶隊長!什麼時候把女朋友帶來給我們看?」


照美的笑容頓時消失無蹤,眼神黯淡了下來,臉龐冷淡的有如一尊玩偶般失去生氣。


「她死了。」






「太過頭了……」阿波羅垂頭喪氣的說。


「都是赫拉說什麼那是他女朋友的啦……」迪奧小聲的咕噥。


「你們還不都討論的很起勁……」赫拉一臉罪惡的說道。


「別吵了大家都一樣啦……」雅典娜出聲制止吵鬧,儘管自己那時候也有參與討論。


「阿芙洛蒂都要我們讓他靜一靜了,況且我們也得繼續練習才行……就先這樣吧。」他下了個結論。


不小心踩中照美的地雷導致他情緒不穩,隊上氣氛十分低迷。


赫拉放開了拿著足球的手,自責的朝球發洩。


球就這麼自他腳邊飛越走廊。


「喂喂!我們可不幫你撿啊?」雅典娜抬起頭看了看他。


「我知道啦!」


赫拉搔了搔頭,起身跑向方才自己踢球的方向。


「嗚哇!」


赫拉的慘叫聲從那個地方傳來。


眾人互看了幾眼,接著一同往赫拉的方向跑去。





「赫拉你沒……事吧?」


到達目的地後,只見赫拉和一個銀白髮的少女跌坐在地。


「我是沒事啦……不過,這種時間怎麼還有人在這裡?是外校的人嗎?」赫拉咄咄逼人的質疑著。


銀白髮的少女顯得有些慌亂。


「赫拉你嚇到她了啦!」雅典娜一副「我來」的樣子推開了赫拉。


「同學,看你的樣子大概不是世宇子的人,這個時間妳怎麼會在這裡呢?」他語氣平和的說。


「啊……原本跟著導覽一起參觀你們的練習的,中途隊長好像昏倒了,我很好奇所以就跟過來了然後……然後……」
「然後妳就迷路了嗎?」


阿波羅一語便講中了少女心聲。


「真是……導覽的人到底在幹嘛……」赫拉不悅的說。


「既然都這樣了也沒辦法……我們帶妳出去吧!」雅典娜兩手一攤。


「非常感謝你!」少女微微一笑。


「啊對了……」


想起什麼的少女跑向了遠處。


「球似乎跑來這裡了呢。」少女大聲的喊著。


「麻煩妳幫我們撿過來了!」雅典娜同樣高聲的喊著回應她。


「那麼,請接好!」


輕輕一踢,一顆球急速朝波塞頓而行,令所有隊員不知所措。然而多年的守門員經驗告訴波塞頓,這並不簡單。


他奮力地用雙手阻擋,球依然高速旋轉著。關注全身一擊,奮力一推,球終於停了下來,但這也讓波塞頓的雙手感到疼痛。


「什麼……」


眾人將目光投向了踢出驚人一擊的少女。


「妳……是誰?」赫拉吞了吞口水問。


少女微微仰起頭。


「我……叫做妮姬。」
1

評分人數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7-5-13 22:22 編輯

第五章

— — —
「哎呀呀……這樣真的可以嗎?」
「沒問題,就按照妳的方式攻過來就行了。」


在看過那記頗有力道的踢擊之後,世宇子球員們,不,或許該說是波塞頓強烈的要求,邀請妮姬一起參與他們的練習。


波塞頓仍舊擔綱守門員一職,赫拉、雅典娜、得墨忒耳和阿波羅負責防守,妮姬則站在場中央。


「那麼,我開始了。」妮姬輕聲說。


看見她準備運球,防守的四人都繃緊了神經,預備好待會要如何抄走她的球。


「呵呵呵……」


這是他們感受到一股風穿越自己時聽見的聲響。


「什……!」


當他們回頭一看,妮姬已經悠悠哉哉的在球門前來回踢弄著球,回頭露出一抹淺笑。


「還……真不錯啊!」


包括波塞頓自己也沒跟上妮姬的速度,就好像是她刻意停下來讓他們瞧個仔細的樣子。


「這樣不行的喔……」


妮姬輕踢了球使之飛騰於半空中。


「連腳步都看不清更別說是傳達諭旨的時候呢……」


她做出彷彿初生嬰兒般的抱胸姿勢,三對紫紅色的羽翼翩然展開,迴旋起舞凌空跟上方才已躍起的球。


「這一次……好好看清楚喔……」


妮姬的臉浮現出詭異的笑容,身後出現彷彿神蹟般的女神幻象。


「女神的頌讚……」


她在旋轉之際腳與球相觸碰,用此迴轉之力產生的風壓將球橫掃俯衝。


「這……這……」


波塞頓顫抖著,連移動步伐的勇氣都頓然消失。


只見球衝向了球網,將波塞頓吹了幾尺遠,而妮姬身形呈現十字架狀,優雅地落地。


「哎呀哎呀……看來是沒辦法看清楚的呢……」妮姬托著下巴,毫無光點的眼眸伴隨著令人猜不透的笑容。


「喂!波塞頓!」


隊員們紛紛趕去扶起波塞頓,但他似乎仍無法從方才的恐懼中解脫。脫去手上的手套,只見他雙手早已紅腫。


「那……那是……什麼樣的射門……從來……從來沒見過啊……」波塞頓支支吾吾的說著。


波塞頓做夢也沒想到,原以為只是個腳力稍微強勁了點的女孩罷了,沒想到,完全超出他所預期。


比預期還要強上太多太多倍,簡直比專業人士來的更專精。


雅典娜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這是他頭一次看見如此畏縮的波塞頓。但不可否認的,剛才妮姬的速度已夠讓人吃驚,這記射門又是突破他們眼界的強力無比。


「世宇子的守門員先生只能到此為止了嗎?」妮姬皮笑肉不笑的微笑著。


看似關心的語氣,妮姬的表情實在讓人很火大,但世宇子的球員們知道,自己早已被剛才的種種給震懾,他們也反駁不了什麼,只能個個咬牙切齒的望著她。


「好可怕呢世宇子的各位?」妮姬抱胸表現出一副害怕的模樣。


望著他們恨得牙癢癢的模樣,妮姬笑得更加燦爛。


「今天還不行……今天還不到時候呢……」她止住笑意,恢復正常模樣看著他們。


「有空我們再一起玩喔,世宇子的各位……」


她轉過身,準備離去。


「等等!」終於能發出聲音的雅典娜喊出聲來。


「啊對了……我希望下次能全員到齊……沒有隊長在就沒意義了呢……」她垂下眼簾說道。


不顧雅典娜想繼續說什麼,妮姬的周遭有藍色的光芒閃耀著。


「拜拜……一群假借神身份的劣等人類……」話一說完,妮姬便消失在藍光之中。


世宇子眾人沉默片刻,赫拉才打破僵局。


「那是搞什麼!突然出現又說了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話!還一直看不起我們!」赫拉怒不可遏的大吼。


「而且……她找阿芙洛蒂做什麼……」阿波羅對於剛才妮姬提到的「隊長」一事感到在意。


「無論如何,光是如此就已經能讓我們慌成這個樣子了,如果她下次再來,並且動真格的話……」雅典娜試圖冷靜分析情況,但連他自己也為處境感到擔憂。


「會完蛋的吧……」迪奧說出了大家心中浮現的答案。






「……稍微休息一下就沒事了,那麼,就請早點回家休息吧!」
「好的,我明白了。」


在保健室的老師詢問狀況後,照美騙過了她的問題,並收拾好東西準備穿越球場回家。


真的是很不巧的時機啊……


照美仰天扶額。


都是那個白色頭髮的關係,所以我的心思才這麼亂……明明只是個不認識的遊客嘛!被雅典娜他們知道的話,一定也會覺得我因為白髮而小題大作太誇張了!


照美吐了口氣,走向球場。


就只是個白髮的人而已又能怎樣?


然而,照美並不知道,方才在球場上,已經有個白髮的人在世宇子球隊中掀起一陣風波。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本帖最後由 神川雪 於 2017-4-24 20:35 編輯

第六章
— — —

「快快快!已經開球了!」
「在這裡就要用……對沒錯!就是那樣!上啊!」
「哎呀!可惜!」
「喔喔快看!又抄回來了!」


豪炎寺從容地從走進足球部社辦。


「豪炎寺!你怎麼現在才來!」風丸坐在長椅上,手揮舞著示意他來旁邊坐著。


豪炎寺點點頭,他看向了擠在電視前的大夥們。電視正轉播著明日之星足球大賽的地區預賽。


「好哇!吹雪搶到球了!」染岡大聲叫好著。


「吹雪搶到了球!好快好快好快!吹雪一瞬間就突破了三位後衛嚴密的防守!」電視中播報員抓著麥克風激昂的說。


吹雪奔跑著,將球踢至空中,球分裂為三道光點有如餓狼的利爪。


「狼人傳奇!」


吹雪的高喊彷彿狼嚎般,光點合而為一直搗球門。


「嗶嗶 --」比賽結束哨音響起。


白戀中學以四比二的成績獲選成為地區代表。


「看樣子,總決賽十分精彩啊!」目金抱胸說道。


不止白戀,世宇子、帝國、陽花戶……等中學都贏得了決賽門票。


「這下能在總決賽上跟大家比賽了啊!」


想到曾經一起對抗外星學園到獲得世界第一的夥伴,能和自己分屬不同隊伍互相切磋,圓堂便按耐不住興奮的心情。


「好!我們今天也要加緊訓練啊!」這麼說著,圓堂抱起足球高聲大喊。


「喔!」球員們通通被他感染熱情似的大聲回應。


「真是……總是那麼熱血呢!」夏未一副傷腦筋的樣子微笑著。


「這就是雷門足球啊!」小秋同樣面帶微笑。


「害得我也好想下去踢啊!」春奈一臉躍躍欲試的大喊著。


「春奈,想踢的話,我隨時能教妳。」鬼道坐在長椅上,繫緊了披風、調整他的護目鏡。


「太好了!謝謝哥哥!」春奈高舉手臂歡呼。


「還真是安靜不下來啊,聒噪。」Max打趣的說。


「你說什麼!」


春奈和Max扭打成一團的樣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大家明明都是很吵的停不下來的啊」風丸看著鬧哄哄的大家笑著說。


當眾人準備離開社辦前往足球場時,栗松突然想起他們忘記關上電視了。


「真是好險啊!是說差點就忘了呢!」


他咚咚咚的跑到電視機前,準備按下電源時,原本在轉播預賽的螢幕突然變成雜訊。


「咦?」栗松以為自己弄壞了,心中一陣緊張。


接著,畫面突然一片黑,一隻手緩緩離開,這才發現剛才的黑暗是用手遮住的緣故。


「哎呀呀……真是很抱歉弄了這麼久呢!」


一個銀白髮的少女笑嘻嘻的出現在畫面中。


「是……是說!是說你們快點來看啊!」栗松大叫著。


已經走到外面的大夥們一個個疑惑的走了回來。


「怎麼了啊栗松?」圓堂率先探頭問道。


「剛才轉播到一半突然變成雜訊,然後就畫面變成這個奇怪的女生了!」栗松直指著螢幕大喊。


「發生什麼事了……?」影野默默的走了回來問。


所有人走回了電視機前。


「那麼容我重新開頭……」


少女咳了兩聲。


「哈囉電視機前的各位 --剛才的預賽覺得很精彩嗎?」少女笑著和大家揮手。


「什麼嘛!說不定只是電視台的新噱頭罷了吧?」半田不以為意的說。


其他成員們也有種這是另類行銷的感覺。


「接下來還有更精采的喔!」少女牽起了畫面外一個不知是誰的手。


「這大概是某種廣告而已……」少林十分無言的看著電視。


「既然是廣告就沒什麼好看的啦!我們走……」
「等一下!好像有點不對勁!」


夏未制止了正想走出門的圓堂。


「我們來玩點小遊戲吧……像是……拯救可愛的少女之類的……」


鏡頭從少女的怪笑逐漸往旁邊移,直至手的主人完全出現於畫面中。


「塔子!」眾人驚呼。


塔子被綁在椅子上,看起來已經昏了過去。


「只要贏過我們,我們就會把她當成獎勵還給你們喔!」少女戳了戳塔子的臉。


「我們會一個個的找你們的……大概會從進入決賽的中學開始吧?」少女思考著。


「一個個找我們……?」壁山害怕的顫抖著。


「請不要擔心!一天基本上最多只會主動去找一個學校而已唷!」少女歪著頭笑道。


「不過,除了被找上的學校之外,其他學校想挑戰也不是不可以啦。」


從少女旁邊走來一位外貌相當中性陰柔、和少女年紀相仿的深綠色長髮的少年。


「反正你們都會輸嘛!」少年壞笑著。


「那是什麼態度!」春奈不悅的叫道。


「呵呵呵……那麼,首先我們要擊垮的是……」
「大海原。」


兩人異口同聲的笑著說。


「大海原?不就是綱海他們的學校嗎?」鬼道立刻反應。


「剛才說你們贏了有獎勵……那我們也得要點什麼呢!」少女咯咯的笑。


「每輸一次,我們就帶走一個人。」少年輕描淡寫的說著。


「帶走一個人?他們到底想做什麼……」風丸望著螢幕上詭異的兩人。


「看見了嗎?總理先生?誰都不希望,孩子們一個個失蹤,不曉得被做了什麼對吧?」


少女靠近昏睡的塔子的臉。


「特別是可愛的孩子……對嗎?」她拍了拍塔子的頭。


「他們要對塔子做什麼!」小秋緊張的大喊。


「所以,正視這件事吧總理?趕快簽了足球禁令,就能結束一切……」少年語氣稀鬆平常。


「足……足球禁令……?」


「我想你也是不會就範啦,但我會等的,看你能容忍多少人被帶走?」少年雙手一攤。


「又有誰……想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擊潰到無法踢球的地步?反正遲早會下禁令的乾脆投降,是不是?」他表情冷淡地說。


「差不多就是這樣。」少女走向鏡頭。


「那麼各位,拜拜囉!」


手遮住了螢幕,頓時一片黑,接著畫面一轉,又回到剛才預賽的播報現場。


「剛才是怎麼回事?居然有不知名的人向全日本的隊伍選戰!」播報員慌亂的用手帕擦了擦汗。


圓堂關掉了電視。


「綁走塔子……還說要下足球禁令……」他閉上眼睛,緊握拳頭。


所有人都陷於愁雲慘霧之中,對於剛才的情況顯得不知所措。


「絕不能讓他們得逞啊!」圓堂仰天大吼。


所有人皆被他喊的這一聲震懾。


「圓堂……?」小秋有些嚇到的說著。


「足球明明是件快樂的事啊!用來做壞事又或是禁止什麼的……我可不能讓他發生!」圓堂緊握拳頭大聲說。


「沒錯,我們可不能置之不理,畢竟這也攸關我們。」鬼道率先反應過來。


「是啊!
「沒有錯!」


這一席話令所有人都被激勵,表情都轉為較剛才不同的堅強。


「的確,圓堂說的很對!」
「響木教練!古株先生!」


響木和古株出現在社辦門口,球員們不約而同的驚呼。


「這件事,關係到之後足球的存亡,身為日本第一的你們理當出手幫忙,你們做好準備了嗎?」響木嚴肅的問著。


「就像之前對抗外星學園那樣,我們不是開玩笑的。」鬼道抱胸認真的回答。


球員們一致挺直腰桿,看向響木。


「看來,這群孩子是沒問題的呢。」古株看著意志堅定的孩子們欣慰的說。


「這可是關係到他們所愛的足球啊!」響木點了點頭。


「我們走!到大海原中學去!」
「喔!」
1

評分人數

從今天開始  我  就是見習的神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