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加積分 如何貼youtube 推廣論壇
返回列表 發帖

[BG] 『南涼/基綠』幸福遊戲,遊戲幸福。(12/21 新增下篇)

本帖最後由 堂本悠 於 2014-12-21 15:04 編輯

幸福遊戲,遊戲幸福。(上篇)

※涼野、綠川性轉。
※可能前半是南綠、基涼。

當你認為所有都應該幸福時,其實不全然。
該怎麼說呢?
又或者,我們兩個人沒有愛情上的利益交換?
都是實質上的利益交換。
可能你會不懂我在說的,簡單來說就是利益交換。
愛與不愛都是建立在這點上面的。

除了……他。
除了……她。

我叫做基山廣,今年二十四歲,剛結婚,新婚我卻一點也不開心。

集團的利益交換,讓我娶到了一個很安靜優雅的妻子。

老實說,她的臉上也是牽掛,說實話我真得滿不喜歡這樣的。

何況我還沒跟她說,我要結婚的事情。「龍二……。」



看了看手機上的螢幕,可能還在等待誰,只是卻遲遲沒有回覆。

慵懶的躺在潔白的床鋪上,枕邊人不是心中的他,讓女子很失望,臉上滿是失落。「晴矢……至少也回覆我好不好。」

可能還在期盼,也可能還在等待。


只是,你/妳知道嗎?


相同的時間,大街下起了大雨,因為瞬間溫差而起霧,讓綠髮女子感到困擾,因為她要赴約。

「已經三點半了……昨天的晚上十點你為什麼沒有來呢,廣。」她再一次的到相同的地方等待,卻發現沒有人,停駐於此卻沒有想到下大雨,只好匆匆忙忙得躲在公園的遊樂器材下面,坐下。

「妳也在等人?」

「你也是嗎?」他抬起頭,對方全身濕透。

這場雨下的不小,但願的是能沖刷掉心中的猜忌。

「妳在哪?」接起電話,他冷靜的詢問。

對方說不出話,有苦難言,只是緩緩說了幾個字:在相同的地方等我。

掛斷,鵝黃色的雙眼凝視手機很久。「我先走了,也希望妳會等到妳要等的人。」

他,急急忙忙的感到赴約地。

看到有個人依然佇立於那理,心中不免開心。「風介!」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會先抱住對方的這個習慣一直沒有改變。「晴矢,放手。」

「為什麼?」他不願意,還是依然把對方抱在懷裡,瞥見了左手的戒指。「戒指……?」

他一直都知道,涼野風介是涼野家的千金,父母只有他一個小孩,獨生女。

但是自己只靠了微薄的薪水在過生活,在他們相愛時已經克服卻沒有想過在一夕之間全改變。

「晴、晴矢。」涼野輕輕拉著。「拜託,給我時間……這場婚禮我是昨天……」

「沒關係,我都知道。我會等妳……妳需要時間的對吧?」他被對著自己這輩子最愛的女人。「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我都等妳。」

只要妳還愛,我都會在。

我都會在這理等妳。

「對不起……對不起!」踏著白色的高跟鞋,她離開。

背離。

「到底要我怎麼做!到底要我怎麼做!」接下來的嘶吼聲響徹雲霄。「權勢真的有這麼重要嗎!真的有……這麼重要……?」

他從沒看過她穿高跟鞋過,因為她說過。

「腳會痛,而且在你面前不用偽裝啊。不是嗎?」

那又為什麼這一次穿上了呢?風介。

(待)

要猜猜看結局CP嗎OWO(?
(A)南涼/基綠
(B)只有基綠
(C)只有南涼
(D)最後都沒有了(?
4

評分人數

沉迷他們的笑顏。

回復 13# 造玉糖
其實差一點點就變成BE了(#
不過很高興最後可以回到HE(灑花
最後的幸福,還是必要的wwwwww

重現火龍組wwww(灑花

TOP

這算是頭香嗎www開心!!!!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姊姊好感動這樣實在是太好了嗚嗚嗚嗚!!!
雖然錯過了這麼多年不過最後總算有個幸福結局!
嗚嗚嗚你們一定要幸福喔喔喔喔!!!!

是說有照美醬♥的戲份★超開心wwww

啊啊照美神什麼的最可愛了啦!!!

TOP

回復 8# 日向櫻
拆散了就會回不去,哪怕只是一點點希望。
最後的最後還是期盼回到最初。

回復 9# 造玉糖
超展開嗎wwwwww
向上爬是一個方式,只是有沒有這樣的好。
最後能不能幸福,還是全然看未來,賭一把。

回復 10# 夢璇
糾結QWQ
這樣變成南綠wwwww
拿幸福去換,並非如此的好。
其實到了後面很多人都會後悔當初的選擇。
十年、二十年,很多都是這樣。
偏偏當初在抉擇又無可奈何。
沉迷他們的笑顏。

TOP

本帖最後由 堂本悠 於 2014-12-21 15:53 編輯

幸福遊戲,遊戲幸福。(南涼/基綠)

(下篇)

「今天是各大企業家會聚在一起的日子,你們兩個可別搞砸了。」

演戲,一演就是六年,對方過得好不好,無從得知。

只是今天又要再一次的偽笑,仔細想想當初真得應該要拒絕才是。

後悔嗎?一點也不。

才怪。


「我知道了,我和風介會一起出席的。」微微一笑,卻遭來旁邊的妻子瞪眼。

直到只剩下他們兩人,涼野風介才不開心的坐下。

「你再隨便答應你試試看。這六年我們吵過多少次了!」開口。

「這妳就不知道了啊,涼野。」倒了杯黑咖啡給對方。「DG這間公司可是有名的製作禮物大公司,他們專門用包裝禮物、挑選禮物,各式各樣的客製化,藉由這種方式去吸引,總裁是我同學,叫亞風爐照美。有興趣嗎?」

「沒有。」回答。

「別回答我回答的太快,總經理是南雲晴矢。秘書是綠川龍二。」

「晴矢……」

「我知道妳有興趣,那麼換上禮服我們就去宴會會場吧。這是最後一次了,然後離婚書我簽好了。期盼我們都能回到最初。」淺笑。

涼野看著桌上的那份文件。「耽誤了多少歲月和時間,我們這樣真的值得嗎?」



「就說你們這樣真的超登對的。」笑望。

「亞風爐照美你就別消遣我們了。」開口。「謝謝你,讓我有個機會可以當上你公司的總經理。」

金黃色的長髮散落。「有什麼關係,你的能力我很喜歡加上綠川的創意。反正我也缺人,一舉兩得,只是你們花了這麼多時間,雖說我邀請函有發給他們夫妻倆,但是不保證一定會看到人。」

南雲晴矢搖搖頭。「他們會來的,因為基山廣知道我跟綠川在你的公司,何況是DG這樣的大企業?」

「你們兩個真的是有夠天才的,真的不否認其實你們當初在會議上提出改名的事情,我很訝異。」

「我也很訝異,我做這個小小主任,上面最高的人竟然是你。」

他們因為足球相識,雖說只是一場小比賽,卻沒想到日後依然持續連絡。

沒有用任何交情,單憑自己的能力讓亞風爐發現,進而才又知道是誰。

意外,感覺狹路相逢?可能吧。

「好啦,快去、快去。」亞風爐照美睜著那雙眼。「最後,祝你們好運,也要幸福一輩子。」

錯過,只有一次,下一次可能就是下一個輪迴輩子了。

「我們兩個都欠你一次,亞風爐。」開門離開前,南雲回頭開口說著。

「不是什麼生死,只願你們幸福,去吧。好好抓著。」回應的是一個燦爛的笑容。


各大企業家都到場,場面盛大。

「總裁,向您介紹,這位是基山財閥的總裁,基山廣。還有總裁夫人。」

「久仰了,基山總裁。」伸手。「可真是好久沒有見面了呢,廣。」

「亞風爐你還是一樣。」

「那還用說,朝氣滿點。」開口。「好好玩,算一算節目也差不多了。」

突然燈光一暗,大螢幕放上的是一張張的照片。

上頭還有很多段文字,是一段小小的影片。


「妳還記得嗎?六年半前的我們。」

「妳開心嗎?七年前,妳還沒結婚,我們一起笑著說要結婚。」

「你開心嗎?七年前,你是如何跟我說的?」

「你還記得嗎?六年半前的我們。」


「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妳幸福嗎?」


「晴、晴矢?」

「簽好了對吧?」基山小小聲開口。「那麼,下半段的生活,祝你們幸福快樂。」

「你們也是。」涼野回答,順勢將腳下的那雙白色高跟鞋拖掉並且丟掉,在茫茫的人海尋找人--南雲晴矢。

也不管到底有多少指指點點或是什麼話語,直奔就是了。

「晴矢、晴矢!」越過人海,看到有個人開心的在說說笑笑。「對不起!對不起!」

南雲晴矢沒有轉身,而是先跟面前的企業家說完話,剩下兩人才開口。

「我會等妳,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我都等妳。」笑著。「別哭了,我這七年來都沒有忘記妳。」

生生世世不會忘卻妳,因為已經刻骨銘心。

「對不起!懦弱的我什麼都要你等!」喊著。

小小的平台,落地窗外的世界,只有兩人。

「沒關係,不要緊的。」淺笑。

隔絕短片的音樂,南雲凝視了好久。

「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南雲晴矢,是DG公司的總經理。」笑。「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權勢了。」吻上。

涼野似乎不大懂,只見裡頭有個金黃髮色的人笑容燦爛的說了句話。「幸福,不過是個遊戲而以。外表。」

睜大那雙眼,南雲毫不猶豫的放手,涼野順勢沒有重心而掉下。

「晴矢?」

「進去吧,廣。」綠川推了推。

兩個人都沒有辦法理解現狀。

接著只聽見裡頭的水晶燈爆炸聲響,接著是所有的物品全部燃燒,猛烈的大火讓基山和涼野兩人愣住。

綠川笑望,看著南雲。

「亞風爐,謝啦。」南雲揮了揮手。「好啦,接下來換你們了。」

「快演,名為幸福的這部戲。」綠川開口說著。


「風介!風介!」茫茫人海中,才剛說完話就看見對方跑出去,對方應該還在休息室休息的才是。「不好意思,先失陪。風介!」

基山看著,拉了拉綠川的手。「如果當初的選擇我可以強勢一點,錯過得這七年我們也不會……」

「你已經做了很多了。」開口。「我跟南雲先生會這麼努力的想讓你們知道,只是因為想證明。」



證明心中最愛你/妳的那份心意。


「風介!」南雲上前,拉住對方,並且擁入懷中。「沒事的!」

「對不起!對不起!」大哭,也許這七年的時間,讓她自己想多了。「我真的、真的……唔?」

南雲毫不猶豫的吻上,想讓對方冷靜點。

「沒事,我們真的都沒事。要不要跟我說說,妳做了什麼惡夢?」凝望。「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在這裡。」


不存在愛的那場幸福遊戲,Game Over。
而存在愛的這場,我們要開始遊戲幸福。
這樣,才是幸福吧。


祝你們下半段的幸福可以一直到盡頭。


「不要……。」涼野看著雙腳,沒有了那雙的白色高跟鞋,卻還是依然的覺得痛。

「傻瓜,妳脫鞋子在大街上狂奔,妳腳不會痛的話很怪。」淺笑,遞出一雙藍白色的平底鞋。「走吧,我們結婚去好不好?」

「你說什麼?」

南雲把對方打橫抱起。「我絕對不會說第二次的。」

「別這樣!這裡人很多!」不過對方似乎沒有在聽她說話。

「我這輩子就是要涼野風介當我的妻子!她會是這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而且是最幸福的!」

大喊著,深怕沒有人知道、沒有人可以一起來分享這份喜悅。

不過,懷中的人可是臉紅得如同蘋果一樣。



「妳還記得嗎?六年半前的我們。」

「妳開心嗎?七年前,妳還沒結婚,我們一起笑著說要結婚。」

「你開心嗎?七年前,你是如何跟我說的?」

「你還記得嗎?六年半前的我們。」


「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妳幸福嗎?」


「廣,這七年你幸福嗎?」綠川開口問著。

「怎麼可能缺少妳會幸福?」基山廣笑笑,遞出一枚戒指。「嫁給我好不好?」

綠川茫然的停頓。「可是……」

「龍二妳放心,廣的事情我去勸說了,雖然父親不能諒解,但是願意接受。」吉良瞳子微笑的開口,希望綠川可以答應基山的求婚。

「當、當然好!」整個人撲上去。


六年半前的我們都沒有勇氣。
六年半後的我們發現了你們的一切。


「是說,晴矢,DG的全名是什麼?既然是做禮物的話那麼G應該是Gift,那麼D呢?」涼野問著。

「戒指手上的閃亮星星。」開口,對方看了看手上的那戒指。


是所謂的Diamond。


(完)

好吧DG這個簡稱是自己想到的。(打滾
感覺唸起來會很怪(抹
是說大家都猜A猜中了wwww
這篇拖太久才放對不起(掩(#
不知道這樣到底有沒有回到標題去(?
我覺得我篇題了Orz
沉迷他們的笑顏。

TOP

一整個是越來越糾結
感覺看到晴矢跟龍二再一起也滿好的(咦?
就是要過得幸福給他們看!!!
反正都已經那麼有錢了
何必再拿自己的幸福去換
真的覺得很無奈:(
終於被我等到這一章了
期待下篇:)

TOP

嗚啊!!!超展開!!!(嗯?
那個攔人的人給姐姐出來!!!姐姐要把你打打打的扁扁的!!!(喂別
原本以為可以順利逃跑的(*_*)可惡!(喂
結果南雲和綠川往上爬了
可是為了找回被他們所鄙視的權勢帶走的幸福而不擇手段的獲得權勢
這樣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嗎?

啊啊照美神什麼的最可愛了啦!!!

TOP

愛情敵不過利益,拆散原本可以幸福的兩對男女
原以為能夠就此一同離開,最後卻沒辦法
期盼他們有天都能回到屬於自己的歸屬
【火影忍者】湊X玖辛奈❤

TOP

回復 2# 初雪
畢竟還在愛,還有愛,雖說真的失去資格,但是心中的位置還是有的。
不管怎麼樣,最了解涼野的人還是南雲OWO

回復 3# 日向櫻
因為背景,所以雙方父母還是選擇聯姻。
只可憐了兩個因為利益結婚的人。
就算再怎麼愛,還是無法阻止所有。
其實剛開始沒有打算這樣寫想要全程歡樂(你確定?

回復 4# 造玉糖
冷靜冷靜ww
雖說一開始想到的時候我也很激動(?
高跟鞋那段嗎wwww
謝謝糖糖喜歡OW<

回復 5# 夢璇
我會寫D嗎wwww
不一定呢OWO
其實我都滿想寫的(你住手

我嗎?我確實不大喜歡權勢的感覺,畢竟真的權勢拆散了很多人。
雖說權勢很多時候真得很貴重,但是真的還是情感遠比權勢來的貴重。
等待的心情,會讓時間變得很慢很慢,有誰願意等?
還是會有的。

選A的人比較多呢wwwww
不過結局放上的時候就會公布了wwww(?
沉迷他們的笑顏。

TOP

幸福遊戲,遊戲幸福。(中篇)

似乎被嚇著了,綠川停下腳步凝望著地板上的所有啤酒罐。「那、那個……」

「走開!」丟出手中的鋁罐。「既然都不愛了還需要回來嗎!」

綠川退了兩個步伐。「我、我只是想……」

「風介!已經夠了!如果妳只願意愛基山廣一個人那麼我拜託妳轉身離開我就好!」讓我自己一個人獨自留下,等妳。

「不、不是這樣的……你剛剛說的基山廣是……」也許搞不清楚,但是在電視上看見的人的確是他。

綠川上前,半跪下來,伸手收拾對方身邊的酒罐,她從未看過一個人如此的心碎。「我叫做綠川龍二,不是你口中的……唔!」對方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當作是另一個人吻上。

也許,自己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愛的男人已經娶了他人做妻子。

不知道呢,酒精的味道讓自己不大喜歡,卻覺得要是這樣沉醉了又有多好?

急急忙忙推開,直到對方稍稍輕醒一點。

對方發現自己似乎做錯事情了。「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侵犯妳……」

綠川搖搖頭。「雖然、雖然我真的不知道你怎麼了,但是也許我們遇到的事情是一樣的。」

南雲晴矢停頓,原本的醉意瞬間消失。「難不成……你是基山廣的女朋友!」

「是、在他結婚之前都是。」

結婚後,已經茫然的變成了第三者。

「跟我一樣呢,在她結婚之前,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呢喃。

也許是因為相近,所以才會如此的相似。

因為發現。

「抱歉,我收個東西。」伸手將旁邊的罐子收起。「我送妳回去吧。我叫做南雲晴矢。我叫妳綠川,可以嗎?」

「嗯,謝謝你。」

南雲微笑,自己的醉意造成兩個人的尷尬,衝動不理智的事情差點做出來。「老實說,我真的很愛她,我跟她第一次見面是在圖書館。」

「我和廣……也是呢。」

過於相似,才會相近。


時光,從不停留,慢下、停頓的人,會失去時光。


半年後,是葉落的秋季。

南雲晴矢看著手機上的時間,似乎在等待誰。

「對、對不起!」飛奔而來的人是綠髮女子。「對不起,我遲到了。」

「不會,才不會。」微笑。「走吧,妳不是要去赴約嘛?」

這半年的時間,新聞不停的可以看見基山和涼野兩大財團的合作無間,財力不斷的增加,卻從未看見兩夫妻一同現身。

直到今日,綠川跟自己說基山約她,才又想起是不是自己也要去問問心中的那人?

兩人到赴約地,看見有個人佇立在那裡,似乎很疲憊的在等待著誰。

綠川二話不說的上前,離開南雲身旁。「廣……,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再半年,我會和涼野離婚。再等我半年……,昨天姐姐幫我說了很多,加上涼野她自己……」話才說了一半,就被在一旁得南雲打斷。

「你們基山家,只是看上涼野家的錢財嗎?因為你們,讓我跟她的世界全部改變,你們這樣算什麼?」

基山沒有回答,綠川輕輕拉著希望南雲不要再繼續說下去。

「不要拉我,我要現在就要知道基山廣到底想的是什麼,假如他真的愛妳那也不會……」

「假如你也愛涼野,你不會放她一個。」開口。

「這輩子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麻煩事情,偏偏我這輩子最愛的人就是風介,我又耐我何?你們自己聊,要我載妳的話再打電話給我。」南雲二話不說離開。

「好。」綠川點點頭。

「龍二,妳喜歡他嗎?」基山看著離開得南雲,開口問。

「我和南雲先生只是……」

「也許,我真的要讓妳自由才是。」基山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戒指,那是他和綠川相愛的約定。「我會,祝福妳的。」

「事情……不是這樣的,我跟南雲先生,只是朋友。南雲先生這輩子最愛的人只有涼野小姐!」

就像,我很愛你一樣,能不能聽我說說呢?廣。

「龍二?」基山拿下眼鏡,其實她真的很愛綠川龍二,不單單只是說說,而是用心去愛。



南雲晴矢停在小廣場,那是神社下階梯可到達的地方,他經常和涼野一起在那裡吹風、看夕陽。

不斷的看著手機,坐在石椅上,他很心急。「我希望妳來……別穿高跟鞋。」

白色的那雙鞋映入眼中。「風介!」他開心的急著站起。

「對、對不起。」半年前,她無力的讓自己變成不一樣的身分。「晴矢?」

對方毫不猶豫的抱住自己。「我好高興,妳沒有穿高跟鞋。」

「我……把東西都收好了,是今天早上基山廣跟我說的,他說我跟他一起離開,所以我們也一起跑吧。」

這樣的婚姻,我寧可不要。

「當然好。」南雲一口答應。「我答應過妳,要讓妳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撫上臉頰,溺愛的笑。

兩個人一路奔跑,也不管到底是為什麼。

卻沒有想到被攔住,後方還有原本分開的基山跟綠川。

「夫人,您就別跑了。」

涼野退了一步。「為什麼會被發現!」緊緊拉著南雲的手不放。

「綠川小姐,麻煩妳從今天開始離開基山。南雲先生,也請您離開涼野。原本該再半年前給你們的,我們都會給。」

南雲晴矢冷笑了下。「如果你們只是想要用錢來衡量,那麼我們四個人也不會跑。離開?說笑啊。」

「南雲晴矢,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們有聽過自己的孩子說過什麼或是想要什麼嗎!」南雲開口。「這輩子我看你們都不會懂的!要離開也隨便你們。」

轉身看著後面的涼野風介,輕輕抱住並且在耳邊說著。


「我會……」


涼野愣了很久,南雲拉著綠川離開,突然的側身停滯。「錢就不用了,多餘。」

基山和涼野頓時沒有辦法再說什麼,最後的反抗連一點希望曙光也沒有,覺得可笑,也無可奈何。

一路上,南雲都沒有放開綠川的手,只是一直向前走,綠川散落的長髮擺盪著,眼神落寞了些許多。

南雲的停下,讓綠川拉回目光。「南雲先生?」

「我們……在一起好嗎?就算只是個表象,也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過得很幸福。」

綠川默默不語。

「我說過,這輩子只愛風介一個人,相對的妳也是。那麼,假裝我們在一起,讓他們的長輩知道,我們有的能力。我現在的工作,雖說只是個小小的主任,但是至少……」

「我知道了,在一起吧。我也會一起努力的,至少有那麼一點努力可以讓他們的父母親認同。」



回到基山家,兩個人只有被責備的分。

雖說是基山處處依然護著涼野,但是雙方的父母都還是無法接受--為了愛而放棄利益。

涼野風介緊緊握著基山的手。「憑什麼私自的幫我們決定幸褔!」

「風介,妳可以再說一次看看。」

「我說的是事實,當初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不就是為了愛嗎!那為什麼……」

「如果不是為了利益,妳會後悔。」

大廳,只剩下基山和涼野。

碧綠的雙眼因為疲憊而闔眼。「就順著他們吧,以為我們很幸福。」

「你明明知道你跟我都不會有結果!為什麼還要順從!」大吼著,因為不希望真的順著這樣直達結局。

「開玩笑的限度我實在受夠了。」基山廣開口。「既然要這樣,那麼就乾脆讓父母明白,反正我們兩個本來就不是天作之合,而是天作不合。」微笑。

「騙子。」涼野冷笑。「那麼祈禱最後我們都能幸福。」

基山睜開右眼。「當然。祝我們好運。」


六年過後,我在一次踏回你們所在的日本,我現在是總經理,妳呢?

「南雲先生,今天下午的行程有點滿。」旁邊的秘書是綠川,也是從六年前跟我一起工作的好朋友。

可能吧,我還在想妳,我想告訴妳,我的現在。


(待)

好吧ww拆得不好。
中篇跟下篇可能會很長Orz(#
然後這篇幅可能會慢點更新,但也有可能會比較快更新。
因為有些事情,所以(打滾(?
總之我會盡快更新的wwwww(笑(?
沉迷他們的笑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