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文] 『長篇』畫作。 (09/27一章完) [打印本頁]

作者: 日向櫻    時間: 2019-9-27 17:13     標題: 『長篇』畫作。 (09/27一章完)

畫作。



尚未出生前,她是如此盼望,祈求妳能平安出生。

平安出生後,她是如此呵護,只願妳能健康長大。

健康長大後,她是如此用心,期盼妳能在課業取得好成績。

正所謂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身為一位母親對子女寄予厚望,妳走在她逐一安排的道路上,沒有任何意見,成為她理想中的樣子,如同姐姐考上醫學院,讓她感到驕傲。


直到一次與朋友看展的機緣巧合,妳對繪畫展生興趣,旁側敲擊探詢母親對此事的想法,她僅淡淡表示興趣無法當飯吃,不希望孩子走這條路,當興趣與家人期望有了衝突,究竟要遵從自己或是聽從家人,再三掙扎過後,終於為將來的人生做出抉擇。


妳瞞著她私自填選美術相關科系,等放榜確認錄取,通知單寄到家裡時,妳見她神色難看,果不其然兩人為此爭吵,言語間皆不退讓,她甚至一氣之下撕毀妳的作品,將顏料丟入垃圾桶,指責妳為何不像姐姐那般聽話,放棄更好的機會,她的不諒解令妳憤而離家。


這一走,妳幾乎不曾再回家,徹底斷絕與她的聯繫,期間接過幾通姐姐的電話,希望她能回家看母親,但妳終究沒有這麼做,儘管內心明白單親家庭要養兩名孩子有多艱辛,卻礙於自尊拉不下臉。

半工半讀的生活雖累,仍讓妳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甘之如飴,待大學畢業後,妳毅然決然出國,前往更寬闊的世界追求發展,即使曾有不如意的事情,妳從未氣餒,反而卻挫越勇,絕不讓自己的能力受到侷限,海外沉浮多年,總算有辦法開設畫展,遇到他人賞識在圈內開啟知名度。


獨自在國外生活,偶爾會思念家鄉,打開手機滑著社交軟體,一張張照片映入眼底,那是姐姐的帳號,分享許多日常,包括當上大間醫院的醫生,結識了身為同事的老公,於三年前結婚,如今已懷有身孕,迫不及待似地與親友們訴說將為人母的喜悅。

嘴角微揚,妳真心為她感到欣喜,想留言祝賀,目光落在照片底下第一則留言的帳號是母親的姓名時,妳遲疑了,原來的帳號早已刪除,更別說手機號碼已換新,就像當年搭機前傳給姐姐的訊息,秉持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為由,刻意不讓誰能再聯絡到妳,身旁友人都道這麼做實在不妥,畢竟是親人,豈能一生不再往來。


「如果妳能有馨妘的一半就好了。」一句深植於心的話語,妳很清楚所謂的功成名就若非母親要得皆為浮雲,真正能讓她驕傲的人只有姐姐,回不回去都無所謂。


直到四十歲歸國,才發現早人事已非,從計程車上下來,提著行李箱緩步走向記憶裡的家,一間毫不起眼的平房,外頭有一小處空地,如回憶裡的樣子未有分毫改變。

思緒還沉浸在過往歲月,大門悄然自內部被推開,走出一名年約四十初頭的女子,身穿素色長裙,戴著細框眼鏡,頂著一頭短髮的她正是妳的姐姐。


「終於盼到妳回來了。」她雖面帶微笑,妳卻心懷愧疚,一時間無話可說,見妳抬不起頭,她側身讓出通道。「快進來,得向媽拜一下。」

跟著她進到屋內,內部陳設一如往常,但妳沒有心思注意這些,隨姐姐的腳步來到一間廳堂,當視線落在木製方桌上擺放的照片,不言而喻的歉意湧上心頭。

接過遞來的炷香,妳凝睇照片上那頭髮花白微微一笑的母親,再多的怨此刻已然煙消雲散,更多的是沒能陪伴身邊的歉疚。


「媽一直都很掛念妳。」她望著照片,想起母親臥病在床時還唸叨著妹妹的事情,語氣盡是埋怨這個不孝女,可是她能從母親神情看出她有多思念,在闔上眼之前,心心念念全是妹妹。


「對不起。」回國後才得知母親一個月前病逝的消息,對於沒能見親人最後一面,妳只能道歉。


「叫妳回來除了祭拜,也有東西要給,跟我來吧。」姐姐再次領著妳走進以前睡覺的房間,室內擺設從未變動,維持最初模樣,可見母親有多麼念舊,她自櫃子裡拿出一本冊子,稍微擦拭表面灰塵,交到妳手上。


翻開書頁,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張張從報章雜誌剪下來的報導,有關於她這幾年在海外活動或國內新聞的採訪,妳訝異的看向她。


「這是媽特意收集的,逢人就說妳在國外發展得很好,是讓她引以為傲的小女兒,若有客人來訪,還會拿出冊子炫耀。」


「……真的?」聽她如此說道,妳不禁鼻頭發痠,眼眶泛閃淚光。


「其實在妳離家之後,媽很後悔對妳說那些話,有好幾次要我帶她去見妳,但走到校門口卻又退縮,只敢私下探聽妳的消息。」


「為什麼不跟我說?」


「和妳一樣礙著面子。」母女倆為那無謂的自尊,多年來避不見面,讓她倍感無奈。


「她……最後有交代什麼嗎?」


「只說了要妳回家一趟。」


「……我知道了。」


「我等會還得回醫院,鑰匙我叫放在客廳桌上,離開記得鎖好。」語畢,她轉身提起包包就離開了。


妳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環視整個家,憶起當時住在這兒的生活片段,自幼父親因一場車禍逝世,是母親一手養育,為了能拉拔兩個孩子,日夜兼差兩份工作,沒日沒夜的操勞,好不容易熬到女兒們都長大成人,身體卻因早期過度勞累,健康狀況不佳,伴隨年歲老去,一場小病演變成重病,最終撒手人寰,思及此,淚水早已潰堤,妳忍不住放聲痛哭。


將懷念摻入顏料,以畫筆在畫布上繪製母親年輕的樣貌,面容慈祥飽含母愛的柔情,凝視懷裡嗷嗷待哺的嬰孩,妳決意在畫完這幅畫後退休,轉而留居故鄉,守著對她的思念。


於是,在人生最後一幅畫作的名稱上頭,提筆寫下「母親」,以此紀念。



(完)

---------------------------
一時挖坑一時爽,一直挖坑一直爽
該償債補坑囉XD
作者: 閃閃☆    時間: 2020-6-17 18:36

沒想到櫻還有繼續在這發文
很多年沒看你的文了 現在是穩重的散文呢

希望能繼續寫下去 加油:)




歡迎光臨 真‧閃電十一人爆裂論壇 (http://beelzebub.sclub.tw/)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