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長篇』沒有未來的未來。(4/28長篇完)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9-4-29 18:08 編輯

前身>>『長篇』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一直以來,我們都在想,我們所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一直以來,我們都沒能好好的以我們自己想要的方式活著。

「夜栩,這裡啦,你好慢喔!」
男孩面前的、兩個女孩中的其中一個,在不遠處抱怨著。
「明明就是似幻妳們跑得太快了……」
東方夜栩邊喘著氣邊說,他本來腳程就不怎麼快。
「……真是的,你可是男孩子欸。」
似幻不耐地說道,牽起一旁的姐姐──夏花的手。
「夜栩!原來你們在這啊。」
這時,從他們身後走來一人──東方家長子,東方晨曦。
「回家時間到了,我們回去吧,嗯?」
他說道,同時摸了摸夏花和夜栩的頭。
「晨曦哥,不能再晚點嗎?」夏花的這句話脫口而出,她還不想回家。
「這怎麼行呢?妳看,再晚點的話,天都要黑嘍。」
晨曦溫柔地笑著,老實說夏花一直很喜歡這抹微笑。
「……好吧。」
其實她是知道的,就算想在外頭待久一點,家裡也絕對不會允許。
畢竟家裡是全村在自家面前都要俯首稱臣的東方家,各種管制都很嚴格。
但她就是想在晨曦面前撒嬌。那是一種說不出來、她也不知如何面對的感覺。
「那下次我再帶你們去找星朔姐姐玩,好不好?」
晨曦不忍看著夏花的失落,於是這麼說道。
星朔是村裡新一任的巫女,今年十五歲,算起來比晨曦還小一歲。
而夜栩剛滿十四,是東方家的次子;夏花跟似幻則都是十三歲。
在他們之下,還有一位因是么子而得寵的小弟,十二歲的東方優。

星朔在夜栩等人的眼中,一直都是溫柔的大姐姐。
星朔在晨曦眼裡,一直都是最特別的女孩子。
他們幾人從小就會玩在一起,直到現在,星朔跟晨曦都長大了。
他們以更加成熟的眼光看著這個世界,這才發現這世界是多麼的愚蠢、多麼的荒唐可笑。
晨曦想,或許等到夏花他們長大了,也會漸漸看出這世界的面貌。
直到那個時候,他們還能保有像現在一樣的、如此童真的笑容嗎?
「晨曦!」
他默默地看著三人在眼前走進家門,在他也正想踏進去的同時,忽然有一道女聲喚住了他。
「……怎麼了?」他轉頭一看,是星朔。
他換上無懈可擊的溫柔笑容望向她。
「……那、那個,這個給你。」
星朔遞給他一束鮮紅玫瑰,轉身就跑。
「星──」
晨曦原想叫住他,卻見有張紙條飄落地面。
上頭用絹秀字跡寫著短短的一句話:情人節快樂。
原來今天是情人節呀……紙短情長,大概說的就是這個時候吧。
他沒想到星朔居然會送花給他。原以為兩人之間不可能的。
但……就算相愛,以他東方家長子的身分,怎麼能和村裡的大巫女在一起。
而且村裡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巫女不得愛上任何人,更不准許談戀愛。但他再也不想只能認命等死。
從此刻開始,他在心底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帶她逃離這裡。

「夏花,今天的事情做完了嗎?」
深夜時分,晨曦打開夏花的房門問道。
「嗯,剛剛才跟其他神社的人交接完。」
東方家是勢力龐大的神社,一天到晚都有數不完的應酬、開會、接客。
而這些事情,全都是由東方家高層人物一手撐起,包括夏花跟東方家的長子晨曦。
但是,和夏花同年紀的妹妹似幻與二哥夜栩,卻不需要承擔任何事情。
似幻和夜栩雖不被東方家看重,但卻能夠自由地到處跑,對此夏花有些不滿。
唯一一件能夠撫慰她勞累心靈的事,就是能和晨曦走得比較近。
此刻,夏花望著面前的晨曦,眼裡閃著複雜的光芒。
「晨曦哥。」她喚,「你還不睡嗎?」
「我是東方家的長子,理應要好好照顧你們。」他說,「等你們都睡了以後,我才能睡。」
晨曦對她微微一笑,如此的溫柔,卻隱約帶著點沉重。
一個像這樣的家族的長子,每天必須完成的公事比起夏花一定多了很多。
然而他還是對弟妹百般照顧,給他們最多的溫暖,雖然這樣的人往往是最累的。
夏花有些不捨地望著他,晨曦見夏花沉默了下來,只是適當地說了一句:「那妳要早點睡喔,我先去休息了。」
他總是最後一個才來找夏花,夏花也總是這群弟妹裡最晚休息的。
其實,這個家族裡為什麼會排斥似幻跟夜栩,卻如此看重他、夏花,甚至是優……其實他是知道的。
但有些事……不要說出來終歸是比較好的吧。
就讓那些恩怨、那些爭執,深埋在久遠以前的過往。
走出夏花房間,晨曦從上衣口袋中取出星朔給他的那張字條。
情人節快樂。
短短五個字,卻能讓他心跳加速,雙頰泛紅。
真真是有魔力的五個字呀。

夜漸漸深了,東方晨曦望著那張字條許久,才熄燈休息。
而與其隔著幾條街道距離的星朔卻沒那麼早睡,隔天一早就要將近期的星像彙報給東方家長老,她還在努力找出最準確的星軌。
星朔是接替上任大巫女的人,自然要將報告做到最好。
老實說,如果可以,她並不想當這種讓所有村人所尊崇的大巫女,她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荒郊也好、深山也好;只要能夠讓她好好看看天空上這樣燦爛的星星……
僅管如此,她還是為了那個以前為了躲避現實而逃到她所居住的深山中看星星的男孩,來到了東方氏掌管的這個村落。
而那個男孩,就是東方晨曦。
無意間想起了這段往事,星朔不禁笑笑,想什麼呢。現在應該好好準備明天的資料才是。
但是,腦海中卻總是浮現那個人的身影。

早晨來得很快,房間裡的夏花伸了個懶腰,準備起床做事。
東方家放風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到五點,只要撐到那時候就可以和晨曦他們一起了……
就在她梳洗完、坐在會議堂裡的當下,星朔正好走出東方氏長老的房間。
「今天報告得怎麼樣?」
外頭的晨曦一見她走出,便趕忙問道。
「還行,應付一下勉強可以。」星朔將手放到他伸在她面前的手上。
嘴上說是應付,但晨曦知道她還是準備得很拼命的。
「這次也辛苦妳了。」晨曦說,「今天我送妳回去。」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忙?」雖然她很想被他送回家,但是她知道他真的很忙、很忙。
「反正一下下就到了,不礙事。」晨曦拉起她的手就走,讓她沒有任何推辭的餘地。
直到走出了東方氏的宅邸,兩人才悄悄將原本握緊的手鬆開。
畢竟,星朔是不可與任何人相戀的大巫女。
要是兩人牽手的這一幕被別人瞧見,那可就不妙了。
不過,兩人都沒注意到遠處正想跑過來找他們的似幻。
而她正巧看見了他們鬆手的那一瞬。
最後,似幻並沒有上前打擾他們,只是逕自走遠。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欸?似幻妳在這裡呀,我找妳找了好久。」
似幻一路上一直想著星朔和晨曦牽著手的畫面,被夜栩突如其來的發言嚇了一跳。
「你怎麼在這?」她下意識地問道。
「我才想問妳怎麼在這,村長今天有找你嗎?」夜栩指著不遠處的村長的家。
「沒有啦,我只是在閒晃。」似幻回,然後微微一笑,「要不要一起去找星朔?」
「好啊……優?你怎麼也在這裡?」
兩人正要走離的同時,東方家最得寵的么子東方優剛好走過他們身邊。
「我有事要拿東西去村長家。」丟下這麼一句話,東方優匆匆離去。
「好啦,我們走吧。」
似幻打破沉默,拉著夜栩走向星朔家。



午後的天氣很明朗,東方晨曦帶著弟弟妹妹一起去找星朔玩。
然後,他看出了星朔笑起來的樣子不同以往,感覺好像刻意隱藏著什麼情緒。
「星朔?怎麼了?」他支開小傢伙們,向她問道。
「……沒什麼。」她喃喃。
「真的沒有?」他再次詢問。
「……一些不需要說出口的事情罷了。」她看向似幻等人所在的地方,「夜栩他們在叫我們了,得走了。」
兩人緩慢走向似幻等人,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欸欸,夏花妳看,那邊的花很漂亮喔!」
似幻拉著夏花的手,笑得很開心。
夜栩和優這次沒有跟著似幻她們跑遠,而是留在了星朔和晨曦腳邊。
東方晨曦還是很介意星朔方才的不尋常,一隻手搭在她肩上,問道:「真的不能說?」
星朔只是望著他不語,良久,她才嘆了口氣,「……我晚點跟你說吧。」
「對了,還有,這件事要幫我保密喔。」在追向逐漸跑遠的夏花和似幻前,星朔不忘叮嚀道。
「嗯,妳放心。」
聞言,她才鬆了口氣般跑遠。
晨曦其實不是很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但只要腦海中一浮現星朔那抹藏著情緒的笑,他就覺得有些心疼。
他想要幫星朔分擔一些事情,心事也好、秘密也好。只要是說出來就能稍稍釋懷的事情,他都想聽她說。
「……晨曦哥。」
這時,優忽然叫了他一聲。
「怎麼了?」
「你是不是喜歡星朔姐姐?」
他愣了愣,然後笑道:「喔,對啊。」
「我也很喜歡似幻喔!」夜栩不甘示弱地出聲。
「好、好。」他笑著摸了摸兩個弟弟的頭,「你們都很棒。」
其實晨曦一直都很明白,喜歡這件事對東方家來說,是個詛咒。
但是一旦喜歡上了,就不會想再放手。
這是東方家最大的悲哀,也是一個最大的、既黑暗又最沉重的,秘密。

「晨曦,我最後……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
「那是……東方家最大的秘密,也是絕不能再提起的禁忌之言……」


在他十二歲那年,父親的哥哥這麼告訴他。
在他記憶中,父母親的影像一直是很模糊的,他從小就是被父親的哥哥帶大的,直到兩年前,他才知道那個人並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聽說,知道那個秘密的人全都被東方家的大長老處理掉了,除了東方家的大部份自己人,還有前任村長。
直到那個人向他說了這件事後,他才意識到東方家的可怕、以及心狠手辣。

「東方晨曦,答應我。」那個人最後對他這麼說:「總有一天,一定要逃離這個地方,不管去哪裡都好,這樣……我才能給你真正的父母一個交代。」



「……現在可以說了嗎?」
夜風輕輕吹掠著夜晚的涼,繁星點點美得像一幅畫。
東方晨曦和星朔兩人坐在瀰漫香氣的草地上坐著,看著這個夜晚所有的喧囂和靜謐。
「……真的要聽?」星朔問。
「嗯,說吧。」他連一絲猶豫都沒有。
「今天,似幻和夜栩一起跑來找我,臨走前,似幻問了一個問題。」星朔說,「她問,她跟夏花以後是不是還能像現在一直在一起。」
「她離開後我真的幫她算了一下,結果……」她頓了頓,「星星告訴我,她們直到最後,唯一的結局只有自相殘殺。」
「怎麼會……」他怔怔,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真的很難以想像啊,不過只要是星星說的,都不會錯。」她說。
「那……如果星星說我們沒辦法在一起的話呢?」晨曦忽然問。
「可能星星在跟我開玩笑吧。」她笑著說。
月光清晰地照在兩人身上,不知道像這樣的夜晚還有多少個,像這樣能在一起的日子還有幾天。
她輕輕牽起他的手,而他吻了她。
「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一直一直在我身邊。」良久,他說。
「……好,我答應你。」她的臉悄悄紅了起來。

--不管過了多久、經過多少事,這個夜晚一直一直都是只屬於妳和我兩個人的。



「……晨曦哥。」
忽然,佇立著的東方晨曦終於回過神來,望著眼前的大女孩。
現在站在他面前喚著他的,已經是十六歲的東方夏花了。
而現在的他……也已經成為了十九歲的東方晨曦。
晨曦疑惑地望著夏花,不知她下一句欲脫口而出的是什麼。
「……我愛你。」
她終於鼓起勇氣對他這麼說,但他只是摸了摸她的頭,「很晚了,早點睡吧。」
不是不想回應,而是已經無法回應、無力回應。
說完,他便轉過頭,他不想看見夏花此刻到底是什麼表情。
在對他來說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曾像這樣愛著一個人。
很久以前……



這年,夏花和似幻都滿了十六歲,東方家裡有一條規定,就是東方家新的一代的女子若是年滿了十六歲,就必須成為傳承家族的巫女,同時也是接替上一代長老位置的人。
而如果是同時有兩位滿十六歲的女子,就必須以跳神樂舞來定高下。
跳得好的那個人,就能成為東方家下一代的繼承人。
為此,東方夏花苦練許久,而似幻則是對這件事情興趣缺缺。
自從夏花要做的事越來越多,就越來越少和似幻在一起,只與有錢人家的少爺荼尋走在一起。
她也再也沒有理會似幻。
家裡只看重晨曦、夏花還有優,完全不在意似幻跟夜栩兩個人,雖然和那三人相較自由多了,但卻少了很多重視。
不過這些他們都不是那麼在意。
似幻十四歲時,和當時十五歲的夜栩在一起了。
現在的他們除了對方,已經什麼都不在意了。

「妳後天就要和夏花比跳舞了耶,還不練習嗎?」夜栩躺在草地上,問著一旁的似幻。
「反正一定是夏花會贏,不是嗎?」似幻反問。她可是最不受重視的東方家成員,連夜栩都比她好一點。
這樣的她,怎麼可能比得過夏花。
「好像也是。不過沒關係,不管結果如何,妳對我來說都是最棒的。」夜栩笑道,然後單手搭上似幻的肩。
與此同時,晨曦正走進夏花房間。
「妳後天要比賽了,加油。」他說。
「嗯。」夏花沒有給他太多回應,只是淡淡回了一聲。
見狀,晨曦只丟下一句話給她,就逕自走遠。
「抱歉。」
待他走後,夏花才朝他離開的方向凝視。
好久好久。



很快的,巫女選拔的日子到了。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今天是東方神社要舉行巫女選拔的日子,請兩位選手預備。」
聽見這句話,似幻不禁緊張了起來,而夏花則淡定地在眾人目光之中找到一席之地。
然後,樂聲響起,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跳起了舞。
似幻舞動著衣袖的模樣很美,夜栩有些看傻了眼。
不知過了多久,樂音停下,兩個人很漂亮地收了尾。
「好了,現在公佈結果──」
半晌,村長許靜開口。
似幻不經意地聽著。
「被選上成為這屆巫女的人是──」
等一下一定要好好恭喜夏花才行。
「東方家千金,東方似幻。」
……等一下?什麼?
「咦?是、是我?」
似幻瞪大雙眼,一定是搞錯了什麼吧?
「沒錯,恭喜妳,似幻。」
許靜上前,笑咪咪地對她這麼說。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夏花?
明明最被看重的應該是夏花、付出最多努力的也該是夏花啊……
「現在,我們請東方似幻,站到台中來接下前任巫女的驅魔之撢──」
晨曦靜靜望著似幻站到舞台中央。
「似幻,恭喜妳。」
夏花上前恭喜似幻。
「夏花……」
似幻望著她許久,終未移開目光。
忽然,夏花將手伸進袖子。
「我一直以來的努力到底算什麼!東方似幻!為什麼明明努力了這麼久的人是我,得到成果的卻是妳?為什麼?為什麼?」
她僅用了一瞬間,便用早已藏好的匕首劃開似幻的胸膛。
見狀,晨曦也拿起一樣物品衝上台。
「妳的身邊有夜栩能夠愛妳,那我呢?我的身邊有誰是愛我的?尋根本不喜歡我,就連我最喜歡的晨曦哥都對我沒感覺了,為什麼妳愛的人就正好愛妳?」
夏花本想再刺似幻一刀,此時,夜栩連忙上台抱住就要倒地的似幻,並搶走夏花手上的刀子。
「妳身邊有人能夠愛妳,那麼我呢?有誰曾經是愛我的?」
夏花大吼,淚水不停從眼眶中流出。
「我曾經是愛過妳的啊!是妳自己……是妳自己決定逃開我身邊的!」
是夏花漸漸的冷落了原本就不被看重的似幻,她們在這個家裡都活得太艱難。
「我還不是很孤獨!」
似幻擰眉,眼角漸溼。
到頭來,沒有一個人是不孤單的啊。
「夏花……我已經……沒有勇氣作為妳的妹妹了。」
似幻的口氣很微弱,卻是重重砸在夏花的心頭。
「我已經……沒有勇氣作為東方似幻了。」
「似幻--」
想不到夏花非但不停手,還搶回夜栩手中的刀想繼續砍似幻。
然而,在刀刃就要碰到似幻的瞬間--
「夏花!」
夏花的身子往前倒去,她的背後站著拿著染血武士刀的晨曦。
「晨……曦……」
然後,夏花的眼神迷離地在晨曦身上遊移。
最後,停留在他那令人留戀的胸膛。
「似幻,妳沒事吧?」
夜栩慌張地問著似幻,但她卻充耳不聞。
「夏花……」
夜栩沉痛地抱起似幻,她的身上全沾染上豔紅鮮血。
看見這一幕,那個人的身影措不及防地闖入了晨曦腦海。
那個他最愛、最愛的人。

十八歲那年的某個夜晚,他帶著十七歲的星朔想要逃離村子。
但卻被東方家眼尖的高層發現,上報了長老。
最後……最後……
「星朔!妳快跑!」
眼看兩人的四周漸漸被東方家裡的人所包圍,他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讓她逃。
否則,她唯一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說過了,這輩子,只和你在一起。」最後,當她終於奄奄一息躺在他懷中時,她才吃力地扯出一抹微笑,說道。
那天的星空是怎麼樣的他忘了,她的溫度是怎麼樣的他也幾乎都忘了。
「……對不起,對不起。」此刻,他說得出口的竟只有這句話,「對不起……」

「……怎麼了?」他轉頭一看,是星朔。
「……那、那個,這個給你。」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忙?」
「反正一下下就到了,不礙事。」


自從她不在了以後,他就再也不明白了。

「今天,似幻和夜栩一起跑來找我,臨走前,似幻問了一個問題。」星朔說,「她問,她跟夏花以後是不是還能像現在一直在一起。」
「她離開後我真的幫她算了一下,結果……」她頓了頓,「星星告訴我,她們直到最後,唯一的結局只有自相殘殺。」
「怎麼會……」他怔怔,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真的很難以想像啊,不過只要是星星說的,都不會錯。」她說。


要是當年他沒有跑到那個地方去的話就好了,如果他能夠好好守護她就好了……

「那……如果星星說我們沒辦法在一起的話呢?」晨曦忽然問。
「可能星星在跟我開玩笑吧。」她笑著說。


「星朔……妳在哪裡……」
他的眼裡全是絕望。
愛得太深、太重,失去以後只會傷得最重、最痛。

「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一直一直在我身邊。」良久,他說。
「……好,我答應你。」


如果他不要逃的話就好了……
他仰天長嘯。
沒有她的話,這個世界又算什麼。
傷心之餘,他聽見一旁似幻和夜栩的交談聲。

「似幻,妳先別說話,我帶妳去療傷,這種程度要救還可以……」
「……夜栩,我愛你。」
似幻只是這麼回應他的話。
「……等我的傷好一點後,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離開這裡……到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離天空最近……的地方?似幻?」
「這樣的話……我就能盡情做夢了吧!」
一場永遠醒不過來的,夢。

我也可以嗎?星朔,我也能……去到那個只有妳的世界嗎?
那個對我來說,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他已經記不得那天是怎麼離開那個東方氏猖狂著的村落了。
他做了一場夢,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是那個最喜歡星星的女孩子,牽著他的手向前走。
夢裡是那片最美麗的星光,最燦爛的夜,最美好的她。
他想,他終究是找到她了吧!
在那個有些遙遠、卻又近在眼前的,沒有光明的黑夜裏頭……

-Fin-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野樱,你老实告诉我。

我们认识有几年了?我曾经说过喜欢你,我也还记得呢。

但是。是的我要说但是了。

你怎么还是老本行?一刀一刀砍下去...
吾乃式鬼魔神!

TOP

回復 4# 式鬼魔神

rrrrrr天rQQ我居然現在才看到(掩面

感覺認識滿久的XD我也滿喜歡你: P
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啦ww老實說前陣子我也是終於有男朋友la030 (
雖然大我滿多但人很好 以前真的很不相信每次的傷心難過都是為了最後遇見那個對的人,
但是現在卻信了XD...ww
加油啦!!
哎呀...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離題呢xd

到現在還是依然喜歡虐文XDDDDDD
最大的夢想是寫出一個能讓人流淚的故事030,所以我要好好磨刀欸嘿嘿嘿嘿 <3 (咿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