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長篇』遙遠的地方。(11/7長篇完)

「海鈞,我要去一個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
我望向那個人看著海的背影,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棨洛?什麼意思?」
「要是我不在了,我希望妳能夠幸福。」
他看著我的臉,泛出一個有些苦澀卻又幸福的微笑。
  
仲夏是程洛最喜歡的季節。
她喜歡這個時候的花、這個時候的雜草叢生、這個時候的海風。
芳草碧連天,她嘴上常常掛著這一句古詩。
因為,嫩綠的草生長至天空裡的那種想像,是如此的綿延不絕。
「雨溪!」
正坐在家門前草蓆上吟詩的程洛,一見好友走來,開心地向她揮手。
「嗨。洛洛,妳又在吟詩啊?」
宋雨溪走近程洛,程洛點頭道:「是啊,這不是芳草碧連天嘛。」
她指向不遠處的雜草叢生,從宋雨溪的眼裡看上去,不過是一片長滿荒草的空地罷了。
「……說得也是呢。」
雖然她不是很懂,但程洛看得見的美,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也能夠看見。
「對了,洛洛,妳投稿的新詩得獎了呢,是全國第二喔!」
宋雨溪雀躍地說。
「怎麼我得獎,反而妳最開心啊。」
程洛似笑非笑地望著她,這傢伙真是的。
「因為……因為洛洛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當然開心嘛!」
宋雨溪一直以來都以朋友為第一優先,自己的事情早不知道丟哪兒去了。
「對了,今天不是說好一起去海邊嗎?洛洛,我們走吧!」
宋雨溪高興地拉著程洛,往海的方向跑去。

「……洛洛,妳不累嗎?」
跑了不到十分鐘,宋雨溪累得直喘粗氣,再走幾步就來到了沙灘上。
「明明剛才是妳拉我跑來的,現在居然累得比我還誇張……」
程洛哭笑不得地望著她,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我……我忘了洛洛跑步是全班第一嘛……」
宋雨溪在跑步這一塊一直以來都是墊底的,所以她非常痛恨這個項目。
「真是的。」
程洛笑道,拉起宋雨溪的手,「我們走吧!」
「走?洛洛,走去哪裡?」
程洛沒有回應她,只是牽著她走到了大海旁的港口。
「咦,從這裡看出去好漂亮喔!」
一來到港口,宋雨溪像是小孩子般讚嘆道。
「我很喜歡這個地方。」
良久,程洛開口。
「嗯!我也很喜歡這裡喔!」
宋雨溪無時無刻都像個小孩般,雖然稍嫌幼稚,但卻待人真誠,這是程洛最喜歡她的一個點。
「我很喜歡坐在這裡想事情。要不要試試?」
程洛說道,在碼頭上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雙腳懸在海面上。
「好啊。」
宋雨溪應聲,也坐在了程洛的身旁。
「……哇,坐在這裡感覺上真的很沉靜呢。」
「是啊。」
不知過了多久,程洛才站起身,剛想和宋雨溪一起離開,沒想到卻有三人迎面走來。
「程洛!」
程洛很快認出那是三個班上的女同學。
從左到右,分別是綁馬尾的房雁熙、長捲髮的于娜、黑長直的張凱薇。
「聽說妳寫詩得了全國第二?」
房雁熙有些不滿地走近程洛,說道。
「關妳屁事?」
程洛實在很不想搭理她,但此刻這三人將她和宋雨溪包圍得緊緊的,實在是無法。
「廢話!妳知道娜娜她花費了多少苦心、多少心血完成那首詩嗎?妳寫得明明沒有她好,卻能獲得全國第二!妳憑什麼!」
房雁熙憤憤地抓起程洛的領子,恨不得馬上打她一頓。
「妳、妳們要做什麼!」
宋雨溪瞧情勢不對勁,趕緊出來阻止雙方。
「閉嘴啦蠢女人,沒有在跟妳講話!」張凱薇不屑地叫道。
「妳們夠了沒!不關她的事!」
程洛生氣地大喊,找她麻煩也就算了,居然還罵宋雨溪?這幫婆娘活得不耐煩了?
「她敢插嘴就關她的事!」
張凱薇的情緒很激動,她的臉完全漲紅。
「哼,平常在那裡裝高冷,一遇到宋雨溪就高冷不起來了?」
于娜終於出聲,她好看的眉眼散發出一股戲謔。
「我只是懶得理妳罷了。」
程洛轉頭要走,沒想到于娜卻拉住了她的手,將她重重摔落在地。
「痛死了,妳這個猩猩女!」
程洛吃痛地起身,然後回擊于娜好幾個拳頭。
「程洛,我看妳是活的不耐煩了?」
房雁熙掄起拳頭往程洛的肚子揍了一拳。
「靠!妳這娘們!」
程洛痛得罵了髒話,但猩猩三人組絲毫不罷休。
「看妳還敢不敢高冷!妳這個雜碎!」
于娜破口大罵。
「哈!今天沒有仲凱會來救妳了!他昨天已經答應做娜娜的男朋友了,哈哈哈哈哈,連喜歡妳的男人都跟人跑了,妳根本就是人品有問題!」
「喂喂,阿薇,妳這樣不是說到娜娜了?應該說,連喜歡妳的男人都把妳拋棄了!程洛!」
程洛已經無法再回話,任由三個人對她拳打腳踢,她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了。
「妳們不要欺負洛洛!」
此時,宋雨溪忽然一個抬首,三個巴掌馬上打在猩猩三人組臉上。
「妳憑什麼打人!」張凱薇生氣地大喊。
「妳們又憑什麼打人!」
宋雨溪反問。看程洛被欺負是她完全無法忍受的事情。
「妳說什麼?宋雨溪,不想活了是嗎?」張凱薇看上去亟欲語無倫次。
「哈哈哈!去死吧妳!」房雁熙大笑,然後伸手推了宋雨溪一把。
「住手!妳們到底想怎樣!」
動彈不得的程洛焦急地問,只見于娜再推了宋雨溪一把,她被推得重心不穩,摔入了港口。
「宋雨溪!」
程洛不顧全身的痛楚,掙脫那三人跳進海中。
宋雨溪不會游泳,她的運動細胞完全不行,再不快點把她救起來就慘了。
「宋……」
程洛使盡全身的力氣拼命抱起宋雨溪的身子,結果自己反而也一起沉入了海底。
……跟宋雨溪一起嗎?要是這樣或許也是可以……
她已經沒有一絲力氣,能夠去挽救什麼了……
她感到空氣已然耗盡,雙眼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那雙緊緊抱著宋雨溪的手,也悄悄放開了。
  
#
  
「欸,聽說那個宋雨溪死掉了耶,好可憐。」
走在學校裡,到處都聽得見宋雨溪的名字。
「聽說是那個程洛害死她的。」
「咦?她們不是好朋友嗎?」
「誰知道啊,女人心海底針。」
于娜有些滿意地走在長廊上,身邊跟著房雁熙和張凱薇。
她沒有想到竟會害死宋雨溪,不過ok的,只要嫁禍給那個程洛……
「于娜,妳不要給我太過分!」
此時,一陣男性嗓音冷冷地出現在于娜面前。
「梟仲凱啊梟仲凱,你到底還是覺得人家就這樣死掉很可怕嘛。怎麼?現在回護程洛了?」
于娜冷冷挑起了話題,「不然怎麼宋雨溪剛死就跑來向我說要分手?」
「于娜,妳……真的很過分。」
梟仲凱望著于娜的眼睛說道。
「哼。程洛那傢伙還不是靠著網路上的人氣得了獎。要知道我寫得比她好多了!她憑什麼得那麼好的獎!」
「妳這理由也太奇怪了吧!有必要因為這樣殺人嗎?」
「你閉嘴!我怎麼知道那傢伙會死……」
于娜剛想說下去,程洛便迎面走來。
「仲凱,別說了,我們走。」
「可是她……」梟仲凱原本還想繼續說下去,但程洛將他拉了就走。
「……為什麼不讓我說完?」梟仲凱憤憤問道。
「講太多也沒用。我很生氣,但我生氣是因為于娜她們殺了宋雨溪,而不是嫁禍給我。」
「我知道啊,可是……」他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選擇不再說話。

#
  
程洛不知道宋雨溪死後,自己到底還擁有什麼。
就像當初一樣,那個人突如其來的離去……
宋雨溪也在她意想不到的時候,永遠離開了她。
為什麼呢?為什麼她還活著?
……為什麼梟仲凱要救她?
程洛在宋雨溪死後,宛如行屍走肉般過著每一天。她每一天都在想,要是只有她死掉就好了。她不想要……再也看不見宋雨溪的一顰一笑、宋雨溪的樂觀開朗、宋雨溪在陽光底下的那道身影……
「宋雨溪……」她沉痛地叫喚她的名字,只是她再也聽不見、也無從回應了。
「……程洛,別傷心了。我知道妳很難過,若是不介意,我的懷裡永遠都屬於妳。」
「仲凱……」
程洛重重地撲進他的懷裡……至少她不是一無所有。
事後梟仲凱跟程洛解釋,自己根本是被于娜陰了,並沒有答應她要交往。
程洛打從心底莫名地覺得有些小開心,原來還有人願意待在她身旁……
「不管過了多久,我都會愛妳。」
梟仲凱在哭累了的程洛耳邊輕輕說道。
他……一直都會在。

時間過得很快,同時卻又很慢。
程洛的高中生涯很快地就要劃下句點。
距離宋雨溪走後過了三個月。
在這段時間裡,于娜和程洛幾乎是完全沒有交談。
雖然沒有明說,但程洛清楚,其實于娜怕她。
甚至不敢面對自己親手葬送了宋雨溪的生命。
只是不管再怎麼樣……宋雨溪都再也……
每次一想到這裡,她的心裡總是好痛好痛,宋雨溪對她來說是多麼重要,想必于娜也清楚。
然而,現在就算再怎麼後悔,宋雨溪也再也不會回來。  
深知這點的程洛再也不靠近于娜,兩個人總是悄悄避開對方,她不想要因為看見于娜而想起宋雨溪。
在畢業前幾天,梟仲凱想讓程洛心情好點,特意邀她出遊。
「……你想去哪裡?」她不解地問道。
「就海邊吧。」他隨意答了一句。
「海邊……」她不由得想起宋雨溪墜海的那一幕,為什麼明明就是要讓心情好點,卻又故意挑那種地方?
「抱歉,我知道那裡讓妳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但還是請妳一定要來……」
梟仲凱說到最後聲音小得可以,程洛不忍心拒絕他,只好勉強答應。
  
赴約當天,程洛穿著輕飄飄的白紗連身裙,到了當時宋雨溪墜海的碼頭上。
她的目光定定看著不遠處的水面。
宋雨溪,妳死的時候很痛苦嗎?妳怨不怨我?
妳走得好嗎……
程洛閉上雙眼,總是忍不住一直想著她……
此時,忽然有一雙大手遮住了她的雙眼。
「仲凱……」
程洛下意識覺得是梟仲凱來了,她吃力地從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
「是我。」
一聽見這嗓音,程洛猛地一抖,連忙跳開。
「于娜?怎麼是妳?」
程洛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的于娜,難道梟仲凱出賣她?
「……呵。我看我就老實說吧。妳當初怎麼會真的相信梟仲凱是剛好路過去救妳的?」
「啊?」程洛一時之間沒聽懂她在說什麼。
「哼。比起我妳果然更相信他呢。其實我跟他早就已經是情同夫婦的情侶了。一切的一切就是為了讓妳了解失去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妳到底……在說什麼?」
「事到如今還想否認什麼嗎?程洛--不,是陳海鈞。」
「妳怎麼……?」
程洛終於慌了。于娜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
「怎麼?妳很慌張嗎?想知道我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
于娜望向身後,從那裡忽然走出一個女孩。
「……陳海鈞。我要讓妳明白什麼才叫做失去。不只宋雨溪,連梟仲凱我也要讓妳一起失去。」
「……妳是誰?」
程洛焦急中帶著一絲不解。
明明早就想忘掉這個名字,忘掉所有的一切的……
「嗨。我記得曾見過妳一面,在老哥的生日那天。」
「哥……妳是安香婷?」程洛大驚失色。
「沒錯。安棨洛的妹妹,安香婷。」
她怒視程洛,後者明顯慌了,輕顫道:「妳怎麼會……」
「沒錯!我就是來報仇的……為什麼棨洛哥當年對我們什麼也沒說!妳知道的,他分明告訴過妳得了癌症,為什麼他對家人卻是一直以來都在隱瞞!憑什麼身為他女朋友的外人能夠比我們還要瞭解他!」
程洛的目光慌亂地游移著,為什麼要在她面前再次提起這件事……
「然後他死後妳就走了!最終妳還是什麼都沒說,改名換姓到沒有人知道妳的地方,我找妳找了整整兩年!直到兩年後,我從某位遠親,于家的女兒于娜那裡打聽到兩年前曾有個轉學生轉到她的班上,我才終於找到妳!」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這麼做!妳明明也知道我已經撐不下去了,最終只好選擇以另一個人的身份活下去,為什麼妳要如此殘忍……」
程洛不了解,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明明她已經對他的離去,感到十分痛苦了……
「真正殘忍的人是妳!妳真以為妳這樣子逃避就有用嗎?要是妳沒有逃走的話,或許我還不至於如此恨妳。妳知道嗎,陳海鈞?妳知道被一個最喜歡最喜歡的人隱瞞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的那種感覺嗎?」
安香婷憤怒地大喊。她以妹妹的身份去愛安棨洛、陪在他身邊,若是可以,她永遠都不想離開他的身邊……
可是他卻什麼都沒說,就擅自離開了她的身旁……
「我愛他!是想要和他永遠在一起的那種愛!憑什麼那麼重要的事情除了女朋友以外就絕口不提!而且當我再一次看到妳,竟然是為了赴別的男孩子的約!」
安香婷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程洛安定了一下情緒,然後開口:「有些事情,是無法對最親密的人說出口的。棨洛他怕你們難過,想要你們直到最後一刻都還開開心心的,反觀來說,他反而選擇告訴我……或許,對他來說我並不是最重要的。我這輩子愛的男人一直都是棨洛,也始終是他。我不曾愛上其他人,今天的赴約也只算是為了表達對梟仲凱的感謝罷了。」
程洛輕輕說完,呼了一口氣,「……其實,當初為了讓自己永遠記得他,我在我的新名字裡,加入了棨洛的名字的一部分。我一直一直相信,這樣就能將一部分的他,永遠留在我身邊……」
說著說著,她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那又怎麼樣……我寧願我在他心底不是那麼的重要!就算我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可我始終都不是他最愛的!陳海鈞,我恨妳!」
安香婷說完,于娜的兩個跟班不知何時也到了程洛跟前。
接下來猩猩女三人組開始對程洛一陣拳打腳踢,程洛不禁在想,她到底算什麼?
為什麼,安棨洛當初不要連她也一起帶走呢?
為什麼,他會認為他走了,她還能繼續幸福下去……
淚水不停地從她的眼角滑落,為安棨洛而流,不為其他任何人。
安棨洛……你當初到底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
淚水逐漸模糊了程洛的視線,不知過了多久,那三人才終於收手,奄奄一息的程洛倒在碼頭堅硬的木板上。
再也沒有什麼對她來說是重要的東西了。
安棨洛走了,宋雨溪也走了。
沒有人會再次,停下腳步來等她。
沒有人會再次,像那兩人一樣無論如何都在她身旁。
傍晚的霞光照在已經無法動彈的程洛身上,在此刻看來是如此的哀傷。
安棨洛……求求你,將我帶走吧……
程洛無聲的在心裡說道,她已經沒有力氣繼續活下去了……
  
她想起那個曾經在她身邊的男孩、那個愛吟詩給她聽的男孩,那個對待她一直都是萬分溫柔的男孩,那個願意停下腳步等待她的男孩……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洛洛妳看,就像那兒一樣。」
年少時的他這麼對她說,指著不遠處的雜草叢生,吟著第一首在她面前吟的詩。
「雖然好像什麼都沒有,但在我眼裏,那裡是充滿希望的、好似伸手就能觸碰到天空的地方……」
  

她熱愛這首詩。因為這首詩是他最喜歡最喜歡的詩。
而他是她最愛最愛的人。

如今回想起這情境,她沒來由地想哭。
安棨洛,那個曾經說好要永遠在一起的男孩……
景物依然,可最深愛的那人,卻再也不復返。
想到這裡,程洛的眼淚再也停不下來。他感到整個身體慢慢無力,意識早已隨他遠去。

「……海鈞。」
朦朧間,她好似看見那人就在她的眼前,對她伸出手。
她吃力地想握住那隻手,卻已經無法使力。
「棨……洛……」
她無力地喚著他的名字,早已迷離的視線定定在他身上游移,是多麼不捨、多麼的不願撇開。
「……我帶妳走。」
恍惚間,她聽見他這麼對她說。她只是吃力地從嘴角扯開淡淡的、有些酸澀的一抹笑,無聲向他說道:「好……」
  
或許,這對她來說是最完美的結局吧!
在最後一刻能再次見到那個人,與他去到那個再也不會分離的地方……
同時也是,她一直以來追尋著的那個地方……
  
于娜與安香婷佇立在遠處看傻了眼,良久,安香婷只是輕輕一笑便走離,她明白,方才眼前的那個安棨洛已經不屬於她。
她往港口的反方向走去,心裡呢喃著這裡的海風實在是太大了,強到她無法留下早已溢滿雙眼的淚珠。
她的裙擺和長髮被吹得狂亂,她只是不以為意地,輕輕往家的方向走去。
  
Fin
1

評分人數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