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 『長篇』離天空最近的地方。(8/6長篇完)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8-8-7 12:48 編輯

那原本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村落。
佔地稍微廣大了些,全村粗估有兩萬多人。
幾十年前,因村裡神社之主的東方氏竄起,在整個村落豎立起了影響力。
而今,東方氏仍未衰敗。
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反而是更有權勢。

「似幻,妳要帶我去哪裡啊?」
不明就理的男孩被女孩拉著手,跑向他從不知名的地方。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啦。」
轉進一如既往的鄉間小路,夜栩不禁為眼前景色驚嘆。
眼前盡是一整片的紅玫瑰,隨風搖曳,很是美麗。
「……似幻?」
「夜栩,你知道嗎?紅玫瑰的花語,是我愛你喔。」
女孩向男孩展露嫣然一笑,只見男孩的雙頰漲紅。
「……所以妳是說妳愛我?」
「對啊,難道你不愛我嗎?」
女孩的神情蒙上了一層哀傷。
「哇啊……不要用這種方式逼我告白嘛!」
男孩雖然嘴上這麼唸著,但對女孩也同是一片真心。
「……我愛妳。」然後,他輕輕說。

「似幻,妳有沒有看到夏花啊?」
東方晨曦在回家的途中遇見妹妹似幻,忙這麼問她。
「我怎麼可能看到她啊?夏花現在應該還在村長家吧?哼哼,村長每次就只疼夏花。」
夏花和似幻是雙胞胎姐妹,夏花是姐姐,似幻是妹妹。
身為姐姐的夏花因為在各方面都很捷出,所以受到東方家的高度重視;而妹妹似幻則常常被忽視。
這天,村長因為想派夏花到別村去參加武功方面的比賽,所以特意找了夏花去他那兒談談。
村長名叫許靜,是名剛滿十七歲的美少男,每次一有比賽什麼的都會單獨去找夏花商討。
雖說他對似幻也很好,但似幻仍不明白,為什麼許靜也和其他人一樣,眼裡都只有夏花?
她也想要被人重視,或是參加一次比賽也好,她只是希望能有人看見她。
但卻是如此的艱難。
一連串的重用讓夏花現在便得很少和似幻說話,兩人之間也越來越生疏。
為什麼呢?以前雖然很羨慕夏花,但卻依然喜歡著夏花,可現在卻覺得夏花怎樣都無所謂。
或許,這一切都是因為夏花後來再也沒有理她;又或許,這一切都是她後來再沒去找過夏花說話。
以前,在夏花空閒時總喜來找似幻一起玩。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夏花空閒下來時再也不會去找似幻,變得只跟村裡第一有錢人家的千金少爺──荼尋玩在一起。
似幻覺得夏花變了,就連她自己也一樣,曾幾何時變得讓自己都覺得不再熟悉。
「似幻,怎麼啦?」
夜栩見似幻盯著遠方發呆,於是上前關心。
似幻這才回過神來,發現晨曦已經不見蹤影。
就連大哥晨曦都特別寵夏花,似幻已經不清楚,到底還有誰是在乎她的了。
「夜栩,大家是不是都只喜歡夏花啊?」
似幻在路邊席地而坐,夜栩跟著坐在她身旁。
「怎麼可能啊,而且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永遠都會在妳身旁的。」
夜栩輕輕說,「因為啊,妳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了。」
「我、我也最愛夜栩了!」
似幻忙這麼說,臉上佈滿紅暈。
沒錯,東方夜栩跟東方似幻相愛著。
雖然這件事要是傳出去的話有損東方家明聲,但那又如何?
反正從小就不被重視的似幻對這個家一點都沒有愛。
夜漸深了,夜栩抱緊似幻,讓她輕輕靠在自己胸膛,掉淚。

「優,你喜歡我嗎?」
此刻,在村長房間內,東方家么子──東方優,正和許靜躺在一起。
「我當然喜歡靜啊!我這輩子最喜歡最喜歡靜了,我永遠都要和靜在一起。」
優抱緊靜,讓臉埋沒在他的胸膛。
「那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優你都要永遠在我身邊喔,永遠都要在我的視線裡。」
要是這段戀情被長輩們反對的話,那就逃吧!
逃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這樣就永遠……不會分離。
與似幻不同的是,優從小就深受長輩們的喜愛,正因他是東方家么子的關係。
如今,他已滿十五歲,仍是東方家珍愛的子孫。
他雖還小,但他卻看得很清楚。
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殘酷的。
他看出家裡的人、周遭閒雜人等都只看到夏花完美的一面,總是刻意忽略似幻。
夏花也是會累,似幻也是會寂寞。
但憑什麼呢?似幻憑什麼就該被忽略?
優總是想不通,為什麼家人們、和那些進出家裡的人,眼裡都只有表現優異的夏花?就連二哥夜栩都比似幻獲得更多的關愛。
這個家裡最孤單的,想必就是似幻了吧?
這個世界對他來說真的太殘酷了,如果可以,他並不想生於東方家。
生於如此複雜的家裡。
他在街上看過平凡人家一家開開心心帶著小孩子上街的畫面,從那一刻開始,他便深深嚮往著這樣的家庭。
兄弟姐妹感情甚好,家庭和樂,這樣對他來說就夠了。
但卻是如此的觸不可及。

「夏花,很晚了,還不睡嗎?」
晨曦看夏花房裡的燈未熄,不禁問道。
「嗯……明天要交的東西還沒弄完,晚點就睡了。」
「我來幫忙。」
晨曦搬了張椅子,坐到夏花身邊幫她完成文件。
「啊……謝謝。」
夏花道謝,鼻腔裡頓時充滿晨曦身上的氣息。
晨曦身上的為道很好聞,美妙到令她能暫時忘記憂愁。
晨曦對她很是照顧,也很溫柔。
對她而言,晨曦並不僅是哥哥。
更是她喜歡的人。
一直以來,她的身邊除了似幻,從沒有什麼真正能看見最真實的她的人。
就連尋都從未知道,她的心裡真想著什麼、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到底是誰。
或許在某些人眼裡,她是表現優異,十全十美的東方氏千金,但她其實更羨慕妹妹似幻,可以無憂無慮地過日子,不會被要求做這做那、不會被要求表村子出去參加比賽什麼的。
似幻比她自由多了。
這也是她後來不再理會似幻的原因,似幻和她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
這樣子的距離在太過遙遠。
「……晨曦哥。」
夏花輕喚,一旁的晨曦疑惑地望向她。
「……我愛你。」

翌日早晨,似幻拉著夜栩到街上散散心。
然後不禁想起,從前那段和夏花在一起的日子。

本帖最後由 桑野櫻 於 2018-8-6 16:24 編輯

她還記得,兩人曾開開心心地一起逛街,一起在田野中追逐嬉戲。
一起坐在河邊看煙火,一起在雪地裡堆雪人,一起在外面玩到滿身是泥然後被罵……
如今看來,那些回憶竟是如此觸不可及。
似幻的淚水滴落在地上,夜栩讓她再次靠在自己的胸膛。
到底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切都變了呢?
變得再也不像……她們之間該有的時光。
她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怎麼做才能回到最開始的那樣子?
她徹底迷惘了。

時間過得很快,再過幾日就是東方氏巫女選拔。
這次大家會在似幻跟夏花這兩位繼承人中訣擇一位來繼承前東方氏已逝巫女。
大家都看好夏花,因為村裡就屬她最傑出,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次夏花一定會被選上。
為了這天的來臨,似幻也拼命練習神樂舞,選拔當天就要用這支舞來定勝負。
她想,至少讓大家真真切切地,看見她一次吧?
這麼想著的似幻正努力著,而另一邊 的夏花也沒閒著,她也拼命的在練習神樂舞。
當天她一定要贏過似幻,這樣長久以來的努力才能得到成果。
一定要贏。



「今天是東方神社要舉行巫女選拔的日子,請兩位選手預備。」
似幻不安的站在台上接受各村民們的眼神洗禮,而夏花看上去就淡定得多。
可能是因為大場面見多了,所以也習慣了吧。
樂聲悠揚地響起,兩人開始跳舞。
台下的夜栩緊緊盯著似幻看,在心底為她加油。
先抬起手,然後放下,再來轉圈圈……
似幻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會出差錯,雖然沒有把握會贏,但她覺得,至少要表現得好一點吧。
不知過了多久,樂聲終於停下,兩人漂亮的收尾。
果然自己還是比不上夏花嗎?似幻連一眼都不敢望向一旁的夏花。

「好了,現在公佈結果──」
終於,村長嚴肅的開口。
說得也是呢,她區區一個似幻,哪比得過一直以來都在大家眼裡努力著的夏花?
只不過是似幻呢。
「被選上成為這屆巫女的人是──」
只不過。
「東方家千金,東方似幻。」

「咦?是、是我?」
似幻瞪大雙眼,一定是搞錯了吧?
「沒錯,恭喜妳,似幻。」
許靜上前,笑咪咪地對她這麼說。

為什麼不是夏花?
明明夏花她努力了這麼久──
「現在,我們請東方似幻,站到台中來接下前任巫女的驅魔之撢──」
似幻愣愣地上前。
這一切實在是太不真實。
「似幻,恭喜妳。」
夏花上前恭喜似幻。
「夏花……」
似幻深深地望入夏花的雙眸,良久都未把目光別開。
忽然,夏花將手伸進袖子。
「我一直以來的努力到底算什麼!東方似幻!為什麼明明努力了這麼久的人是我,得到成果的卻是妳?為什麼?為什麼?」
她僅用了一瞬間,便用早已藏好的匕首劃開似幻的胸膛。
「妳的身邊有夜栩能夠愛妳,那我呢?我的身邊有誰是愛我的?尋根本不喜歡我,就連我最喜歡的晨曦哥都對我沒感覺了,為什麼妳愛的人就正好愛妳?」
夏花本想再刺似幻一刀,此時,夜栩連忙上台抱住就要倒地的似幻,並搶走夏花手上的刀子。
「妳身邊有人能夠愛妳,那麼我呢?有誰曾經是愛我的?」
夏花大吼,淚水不停從眼眶中流出。
「我曾經是愛過妳的啊!是妳自己……是妳自己決定逃開我身邊的!」
似幻吃力地喊道,曾經,夏花對她來說是無比的重要。
但是如今,曾經那個夏花卻想殺了她。
她已經快要沒有勇氣面對這一切了,對她來說實在是太沉重。
「我還不是很孤獨!」
似幻擰眉,眼角漸溼。
到頭來,沒有一個人是不孤單的啊。
「夏花……我已經……沒有勇氣作為妳的妹妹了。」
似幻的口氣很微弱,卻是重重砸在夏花的心頭。
「我已經……沒有勇氣作為東方似幻了。」
「似幻--」
想不到夏花非但不停手,還持刀想繼續砍似幻。
然而,在刀刃就要碰到似幻的瞬間--
「夏花!」
夏花的身子往前倒去,她的背後站著拿著染血武士刀的晨曦。
「晨……曦……」
然後,夏花的眼神迷離地在晨曦身上遊移。
最後,停留在他那令人留戀的胸膛。
「似幻,妳沒事吧?」
夜栩慌張地問著似幻,但她卻充耳不聞。
「夏花……」
夜栩沉痛地抱起似幻,她的身上全沾染上豔紅鮮血。
就如同當初的玫瑰一般,血紅得令人移不開雙眼。
「夜……栩……」
似幻此刻正躺在夜栩懷裡,這聲叫喚輕得連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似幻,妳先別說話,我帶妳去療傷,這種程度要救還可以……」
「……夜栩,我愛你。」
似幻只是這麼回應他的話。
「……等我的傷好一點後,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離開這裡……到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離天空最近……的地方?似幻?」
「這樣的話……我就能盡情做夢了吧!」
做一場……你永遠都在身邊的夢……做一場,和夏花也永遠永遠在一起的夢。
做一場……永遠都不會醒過來的……夢。



標題無能。
我覺得我寫得很糟。
1

評分人數

她們已經被風吹走 散落在天涯。


"其實,擁有過一個人,比起從沒擁有過還要令人心痛。"

TOP

不——又走了π_π黑個徹底啊 看到前面還以為好結局 中間開始怪怪 後面TT 別只想要別人愛自己嘛……自己也可以愛自己啊……
不過這個標題很漂亮 天空最近的地方 宇宙嗎(不要來破壞)宇宙外又有星球 或許在別的地方 這顆地球也是離天空最近的地方吧

TOP

回復 3# 影山深映

這次我也是寫得很迷惘(?)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一篇文又這個走向XDDDDD
不過似幻沒有死喔\\\\\\\嘿嘿,這次沒有讓她去了(?????(去了哪招WW
她只是很想再次回到、甚至是重來一次,和夏花在一起的時候
但她明瞭不可能再回去,所以,不妨就來做一場夢吧!(本來並沒想到要加這個"回不去了"的元素,只是很剛剛好的就寫出來了WWWWW
當然如果是做夢的話,只有夏花還不夠,也要夜栩才行\\\\\\
宇宙嗎......?也很棒WWW我想到隱居(?????
其實那句"離開這裡,到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是下意識就這麼寫了XDDDDDD
寫的當下還在想,似幻說的地方到底是指哪裡XDDDD,山上嗎?姐姐所在的地方?風景很好的地方?
後來想想,既然似幻這麼說了,那麼那個地方就稱為"離天空最近的地方"吧!
然後因為標題一直沒想到,所以最後就套用這個突如其來的"離天空最近的地方"XDDDD

對對030!!!其實有很多地方都能稱為離天空最近的地方<3
深映的想像還滿空靈的\\\\\\\(?????????
(老實說我不是很懂我說了什麼。)

TOP

返回列表